• <th id="sp2kx"><pre id="sp2kx"><video id="sp2kx"></video></pre></th>
    <button id="sp2kx"><object id="sp2kx"></object></button>
        <button id="sp2kx"><object id="sp2kx"></object></button>

        <li id="sp2kx"><acronym id="sp2kx"></acronym></li>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篇小说

        档案(上)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张策

         开篇也是结尾:2015年5月

        是个云淡风轻的日子。阳光晒热了明亮的玻璃窗,窗外的风景也似乎有了温度,蓬蓬勃勃的花草,有一片片的生机。刘子枫在档案馆接待室的长椅上慢慢坐下,僵硬的膝盖咯咯地响,疼痛却不那么明显,像他的老迈一样迟钝。接待处处长急匆匆地赶到,脸上的恳切是一种夸张的亲热。

        刘老,抱歉,让您久等了。

        刘子枫语焉不详地挥了一下手。他捕捉得到接待处处长笑容后面的一丝丝敷衍,却不想计较。他现在已经不计较任何事情了,也没精力计较。他的精力只够让自己做好这一件事情。

        也许,还做不好,因为时间已经不够了。

        他总觉得父亲刘典礼,就在不远的什么地方,隔着一层淡淡的云雾,在看着他。还是那张胖脸,还是那种忧愁,只是盼望已经淡了。让父子俩痛彻心扉的,是那仿佛再也捕捉不到的梦境了。

        第一章在档案上了

        解放军的大炮在半夜的时候才慢慢停了。城市的夜晚仍然弥漫着一种紧张的气氛。刘典礼在天将明的时候被疤脸从小绿梅的缎子被里摇醒,惊出了一身冷汗。小绿梅也醒了,白皙的胳膊从轻软的被子里滑出来,落入疤脸的眼睛。她低低地惊叫了一声,仿佛是职业化的娇嗔,并在疤脸垂下眼睑的同时急忙把自己裹紧。

        解放军已经进城了。疤脸说。刘典礼正在提鞋的手停了一下,缓缓抬头,有点儿茫然地看着疤脸。他这时才发现疤脸竟然穿着一身解放军的衣服,那衣服显然来历不明,而且脏得很,胸口还有暗红的血迹。他把目光挪到疤脸的脸上,发现那条原本很明显的蚯蚓状的疤痕,已经湮没在乱蓬蓬的胡须和疲惫的沮丧里。疤脸的这种状态,让刘典礼感到不寒而栗。疤脸从没有过这样的颓态。换了朝廷的危机感,此时才真正地在刘典礼的心里掀起了波澜。一小时前,刚从躲大炮的桌子底下钻出来,翻身骑到小绿梅肚皮上时,他其实还扬扬得意地宣布过:共产党,国民党,他们打他们的仗,我当我的艳春堂堂主。

        刘典礼停止了穿鞋的动作,把两只手撑在自己的膝盖上,沉声问,你是不是要走?

        疤脸不看刘典礼,低头揉搓着身上的解放军制服。他显然对这身衣服很反感,却又无可奈何。他揉衣服的动作落到了刘典礼眼里,刘典礼突然就知道了自己的问话是多余的。

        你走了,我怎么办?

        疤脸懒洋洋地抬了一下头,什么也别做,什么也别说。

        一股冷气从刘典礼的后背升起,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和慌乱。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他愤怒地说,自己也听出自己的嗓音有些颤抖。小绿梅的身子在被窝里动了一下,引得疤脸的目光迅速尖锐了。刘典礼发现,这家伙此刻其实比自己还要紧张。他能在这个时候来通报自己一声,已经是很够意思了。大概,他的那些同伴,这会儿已经像兔子一样地逃窜出城了。疤脸是这座小城的组织负责人,他脸上的疤是当年日本人的刺刀留下的,曾经是他的荣耀,标志了他的冷酷,也象征了他在组织内的说一不二。在解放军进城的脚步声中,他能想到刘典礼,冒险赶来一见,这让刘典礼的怒气实在无处发泄。他重重地哼了一声,心情混乱得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和做什么,两只手紧紧扣住了自己的膝盖骨,那双小巧的绣花鞋在视线里化成一片葱郁的迷茫,只像是风雨中飘摇的小船。

        疤脸的目光停滞在小绿梅的绣花缎被上,凹凸有致的身形在被子下面似乎更具诱惑。但疤脸此刻当然对女人没有兴趣,他的眼神里是另一种意味深长。

        你有家有口,不用怕。再说,共产党长不了的。

        刘典礼想说未必,但没说出口。他其实一直是有些怕这个疤脸的,这个人杀人不眨眼。曾经有个手下,想打退堂鼓,带了媳妇,企图悄悄一走了之,却被疤脸堵在渡口绑了,当着女人的面装进麻袋扔进了大江。所以,刘典礼只能又哼了一声,虚弱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疤脸听出了他的情绪,竟然笑了一下,说,放心,共产党一垮,我会马上回来找你。你在我们的档案上了,党国不会忘了你的。

        疤脸的眼睛再一次掠过床上的缎被,如此美妾,家中还有贤妻,你又怎能舍得一走了之呢?

        窗外已经有了微微的亮色。淡绿色的纱窗帘在晨光里有了活力,仿佛山林里的枝叶,开始轻轻地摇摆。桌子上的自鸣钟“当”地响了一声,把屋子里的人都吓了一跳。刘典礼的目光和疤脸一碰,两个人都回过头去,彼此都知道语言的乏力。我该走了,不然,出不了城。疤脸说。语气里有了真正的急躁。

        刘典礼长叹一声,明白再说什么也是枉然。他把疤脸送出房门,艳春堂里还是一片寂静,男男女女们还在醉生梦死里沉睡着。疤脸手扶楼梯栏杆,俯视着天井,石板地上的鱼缸里,已经映出天光的倒影了。

        疤脸突然就回过头来,一把抓住刘典礼的胳膊,急急地说,老刘,你知道,老子当年杀鬼子,真是不含糊的,可现在……为什么?为什么?

        疤脸的语气里有一种深深的沉痛。这对于他这样一个魔鬼来说,真的是罕见。刘典礼无语。疤脸也就不再说了,沉沉地愣了一会儿,便一步一步地下楼去了。刘典礼看着他消失在门洞里。接着,听见他开门,关门。院子里仍然是一片死一般的静。艳春堂这种地方,不到日上三竿是不会有人起床的。

        天亮之后,当刘典礼赶回家的时候,十岁的男孩儿刘子枫正在房门口刷牙,他用惊异而又有几分陌生的目光,打量着匆匆进门的父亲。刘典礼用礼帽低低地压着眉毛,那张白净的胖脸,便在早晨的阳光里有了一种阴阳不定的感觉。他仿佛很累,进门便沉重地坐下,下意识地摆弄了一下桌子上的书籍。书是《三国演义》,他这几日正在看着的,每天翻两三页,有一搭无一搭的样子。他用一张金圆券做书签,那张钞票就随意地夹在书页之间。坐在墙角的女人没说话,只是看着他进来。

        刘典礼和妻子平日常常是处在一种冷漠的敌视状态,就连刘子枫也早已习惯了。但是今天,刘典礼感觉自己和妻子的相对沉默里却多了一种恐慌和无助。他偶然抬头,在相碰的眼神里便看到一种可怜的乞求。他愣一愣,便用叹气来表达了对女人的安慰。刘子枫漱完口了,站在门口冷静地看着父母。刘典礼也看儿子,很奇怪这小子的镇定和冷淡,他早发现这孩子与众不同,比如他总是爱窥视那些许多人根本不注意的事情。街对面理发店里的罗师傅,每逢给顾客剃光头之前,总要一再地擤鼻涕。刘子枫便会很认真地盯着,好像在暗暗数着罗师傅擤鼻涕的次数,并乐此不疲。刘典礼常想,这小子是不是有毛病。

        在刘典礼后来杂乱的记忆中,炮声在后半夜一停,全城就是死一般的寂静了。在寂静中,发生了许多事情,国民党跑了,共产党来了,疤脸在临逃跑前来找过自己。后来,他推开小绿梅的怀抱,离开艳春堂,迈过一个个躺在街头酣睡的解放军战士,在晨光中战战兢兢地回到家里。

        那种壮观的景色,真的让刘典礼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震撼。看来已是天下在握的共产党人,在每座到手的城市都执行着秋毫无犯的纪律。成排躺卧在晨露中的解放军战士,让精明而又怯懦的小城居民好像看到了一丝希望。

        坐在桌前,手抚摸着那本《三国演义》,刘典礼觉得眼前的生活比三国的搏杀还要惊心动魄。躺卧在街头的棒小伙子们,像秋季刚刚收割的庄稼垛,蒸发着一股热腾腾的气息,是一种孕育着生命活力的味道,强烈,霸道,带着一股杀气。他们带给刘典礼的震撼久久挥之不去。一家人就在这样的混乱中长时间地沉默着,不知道应该做点儿什么。十岁的男孩儿刘子枫从昨晚就没吃东西,现在他肯定感到了饥饿,也没敢说。就在这样的寂静中,时间一分一秒地挨过去了。有市井的各种声响远远传来,却是不真实的空灵感。

        刘子枫心里当然明白,父亲是从艳春堂回来的。在解放军攻城的炮声里,他仍然在搂着小绿梅快活。这让十岁的刘子枫对父亲有了一种仇恨。饥饿的刘子枫斜视父亲,把牙咬得咯咯响。

        许多年之后,父亲在刘子枫心目中仍然面目清晰。他有那么多的坏毛病,耍钱,吸大烟,打架动刀子,在艳春堂安置着另一个家。但他又那么地有趣,会唱国剧,会弹月琴,经常在小城的晚报上发表诗词。他会扎纸人纸马,糊的走马灯滴溜转。他把祖辈传下来的茶馆经营得顺风顺水,还常常骑着他的白走马招摇过市。在这座小小的城市里,茶馆老板刘典礼绝对是个人物。

        我放心不下茶馆。刘典礼说着,起身要出门。刘子枫愣一愣,把思绪从不愉快的往事中拉回来,听见母亲低声说,别去了。尽管这对夫妻总是针锋相对,但这会儿父亲毕竟是给母亲壮胆的靠山。

        刘典礼说,哪能不去,万一要挨了炮,怎么办?

        若挨了炮,现在去也晚了。妻子说着,语气又冷下来,你早就应该睡到店里守着,别钻那狐狸窝。

        你这娘们儿,又要找揍是吧?刘典礼的眉毛立了起来。喝斥老婆的同时,他瞟了儿子一眼。他当然知道儿子刘子枫在一旁攒着眉,他也猜测得到儿子对他的仇恨始于那次在戏园门口的偶遇。刘典礼是江湖上混的,他当然洞悉儿子刘子枫的心态。

        他知道刘子枫见过小绿梅之后会发现她远比自己的母亲漂亮。没错,妓女总是要比良家妇女漂亮的。她们轻施粉黛,她们穿高开衩的旗袍,她们还会窃窃地笑,不像家庭妇女们那样,要笑就咧着大嘴。小绿梅似乎要更漂亮一些,那是因为她的瘦小,她是那种纤细而凹凸有致的体形。她有一双细长的媚眼,和她的身材很匹配。她笑的时候没有声音,只是媚眼更细了,看不到她的眼珠。

        那天刘子枫在大街上撞见父亲和小绿梅,刘典礼正揽着小绿梅的腰,从戏园子出来,和刘子枫走了个对脸儿。做父亲的丝毫没有尴尬,揪过刘子枫给小绿梅介绍,我儿子。

        刘子枫记得,小绿梅的眼珠湮没在笑容里,她随手从小包里掏出一张钞票,给了刘子枫。刘子枫不想接,刘典礼说,拿着,别给脸不要脸。

        刘子枫看着父亲和依偎在父亲身边的女人消失在人群里,手里的钞票攥成了一团。从那天起,父子没有再说过话。

        刘典礼看着儿子,想着应该说点儿什么,但终于没有说。混乱的局势仍然搅扰着他的心,他一时想不出该对儿子表达些什么。想了想,索性走出门去。

        太阳已经高高地悬在了天上,阳光暖融融的,让刘典礼眯起了眼睛。炮声不再响,城市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斜对面的裁缝铺已经开门,谢裁缝正在往门上挂幌子,幌子上“上海旗袍技艺精湛”八个黑字已褪了色,灰灰的没有精神。理发店的罗师傅已经开始工作了,仰在理发椅上的是卖肉的小葛屠户,是当年被日本鬼子枪毙的老葛屠户的儿子。在刘典礼看来,他那油亮的大光脑袋实在没有进理发店的必要。卖馄饨的北方佬也出摊了,但是小心翼翼地把摊子摆在了巷子口,探出头来小声吆喝着。刘典礼看了他一眼,他也看了刘典礼一眼。身后,却响起妻子沉痛的声音——

        就知道鬼混,国民党混,共产党也混,也没见混出个人样子!

        刘典礼停了一下脚步,不禁怒火中烧。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

        好运彩app

      1. <th id="sp2kx"><pre id="sp2kx"><video id="sp2kx"></video></pre></th>
        <button id="sp2kx"><object id="sp2kx"></object></button>
            <button id="sp2kx"><object id="sp2kx"></object></button>

            <li id="sp2kx"><acronym id="sp2kx"></acronym></li>

            泸州 | 临海 | 石嘴山 | 龙岩 | 忻州 | 梅州 | 许昌 | 文昌 | 邹平 | 梧州 | 济南 | 毕节 | 那曲 | 秦皇岛 | 遵义 | 天长 | 保定 | 北海 | 赣州 | 乳山 | 玉林 | 黔东南 | 中山 | 海南海口 | 台中 | 嘉兴 | 钦州 | 资阳 | 巴中 | 深圳 | 江西南昌 | 滁州 | 安岳 | 博尔塔拉 | 日喀则 | 嘉兴 | 海南海口 | 玉环 | 山西太原 | 泗阳 | 台北 | 台北 | 丹东 | 西藏拉萨 | 唐山 | 文昌 | 象山 | 沭阳 | 郴州 | 鄂尔多斯 | 毕节 | 阿克苏 | 澄迈 | 庆阳 | 包头 | 锡林郭勒 | 连云港 | 和田 | 揭阳 | 贵州贵阳 | 瓦房店 | 陇南 | 吐鲁番 | 阿拉尔 | 垦利 | 台北 | 双鸭山 | 延安 | 九江 | 任丘 | 陇南 | 广安 | 台湾台湾 | 邢台 | 阿拉善盟 | 盘锦 | 石嘴山 | 图木舒克 | 伊犁 | 阿里 | 武安 | 崇左 | 德清 | 如皋 | 六盘水 | 张家界 | 张北 | 锦州 | 淮南 | 湖北武汉 | 巴彦淖尔市 | 怀化 | 宁国 | 玉林 | 台北 | 咸阳 | 咸阳 | 铜陵 | 长兴 | 湖南长沙 | 东营 | 锦州 | 长垣 | 大兴安岭 | 抚州 | 广安 | 济宁 | 库尔勒 | 醴陵 | 台州 | 亳州 | 忻州 | 高雄 | 衢州 | 临沂 | 泰兴 | 烟台 | 黄南 | 潜江 | 沧州 | 阿克苏 | 柳州 | 松原 | 威海 | 乌海 | 佛山 | 三门峡 | 淮北 | 贵州贵阳 | 遵义 | 博罗 | 五家渠 | 阿里 | 兴化 | 邹平 | 雅安 | 芜湖 | 那曲 | 屯昌 | 厦门 | 香港香港 | 毕节 | 晋城 | 佳木斯 | 忻州 | 德清 | 新沂 | 西双版纳 | 邹平 | 赣州 | 延安 | 乌兰察布 | 宣城 | 金昌 | 忻州 | 贵港 | 和田 | 玉溪 | 东营 | 锦州 | 包头 | 赵县 | 长治 | 烟台 | 海东 | 酒泉 | 建湖 | 琼海 | 济南 | 唐山 | 梅州 | 阿坝 | 丽水 | 山西太原 | 南通 | 林芝 | 玉树 | 灌云 | 辽宁沈阳 | 寿光 | 中山 | 大兴安岭 | 辽源 | 三门峡 | 泉州 | 通辽 | 日照 | 章丘 | 寿光 | 株洲 | 防城港 | 惠东 | 汕尾 | 台湾台湾 | 宜昌 | 临夏 | 海西 | 遂宁 | 自贡 | 武夷山 | 金昌 | 延安 | 龙口 | 阜新 | 莆田 | 河北石家庄 | 燕郊 | 保山 | 东海 | 扬州 | 荣成 | 商丘 | 中山 | 乌兰察布 | 宁夏银川 | 山东青岛 | 枣庄 | 扬中 | 澄迈 | 宁夏银川 | 安吉 | 临夏 | 蓬莱 | 山西太原 | 日喀则 | 大兴安岭 | 鄂州 | 邹城 | 萍乡 | 白银 | 安阳 | 临沂 | 福建福州 | 庆阳 | 凉山 | 扬中 | 禹州 | 蚌埠 | 启东 | 赣州 | 燕郊 | 广汉 | 吉林 | 海丰 | 海南海口 | 温岭 | 海北 | 燕郊 | 崇左 | 滁州 | 蓬莱 | 博尔塔拉 | 如东 | 九江 | 安岳 | 赣州 | 江西南昌 | 沧州 | 吉安 | 赣州 | 绍兴 | 菏泽 | 泸州 | 河南郑州 | 茂名 | 蓬莱 | 濮阳 | 洛阳 | 德清 | 克孜勒苏 | 荣成 | 玉溪 | 鄂尔多斯 | 大庆 | 武夷山 | 鞍山 | 东台 | 烟台 | 神农架 | 邳州 | 曹县 | 邢台 | 黄石 | 鞍山 | 益阳 | 东台 | 诸暨 | 楚雄 | 普洱 | 榆林 | 阿克苏 | 醴陵 | 海丰 | 通化 | 泰安 | 宁国 | 宣城 | 黔东南 | 通辽 | 昌吉 | 锡林郭勒 | 西藏拉萨 | 汕头 | 阿里 | 晋江 | 武威 | 绍兴 | 海西 | 自贡 | 白银 | 长垣 | 图木舒克 | 邯郸 | 禹州 | 巢湖 | 永新 | 甘南 | 韶关 | 攀枝花 | 阿里 | 天水 | 白银 | 鸡西 | 东莞 | 漯河 | 库尔勒 | 盐城 | 娄底 | 大理 | 天门 | 济南 | 高密 | 内江 | 临沂 | 泗洪 | 五家渠 | 章丘 | 吉林 | 余姚 | 莆田 | 锡林郭勒 | 铜川 | 平顶山 | 日土 | 潍坊 | 燕郊 | 神农架 | 东方 | 盐城 | 安顺 | 德宏 | 临汾 | 长治 | 巴彦淖尔市 | 霍邱 | 六安 | 泗洪 | 仁寿 | 吴忠 | 阿拉善盟 | 白沙 | 湘潭 | 湖南长沙 | 玉林 | 铜陵 | 葫芦岛 | 丹阳 | 锦州 | 咸阳 | 延边 | 赣州 | 喀什 | 阜阳 | 明港 | 吉林 | 葫芦岛 | 神农架 | 盘锦 | 通化 | 改则 | 巴音郭楞 | 三明 | 宁波 | 燕郊 | 白山 | 克孜勒苏 | 河池 | 焦作 | 南安 | 博尔塔拉 | 黄冈 | 临沂 | 桐城 | 鹰潭 | 东莞 | 垦利 | 黄石 | 六安 | 韶关 | 海宁 | 开封 | 长葛 | 屯昌 | 秦皇岛 | 泗阳 | 宁波 | 绍兴 | 汉中 | 沭阳 | 燕郊 | 邵阳 | 东阳 | 潍坊 | 三明 | 德州 | 东方 | 常德 | 台北 | 安康 | 池州 | 湖北武汉 | 娄底 | 广饶 | 岳阳 | 益阳 | 滨州 | 海南 | 汉中 | 葫芦岛 | 温岭 | 云南昆明 | 天门 | 迪庆 | 阿拉善盟 | 遂宁 | 安顺 | 揭阳 | 余姚 | 霍邱 | 宜都 | 单县 | 山东青岛 | 乌兰察布 | 漯河 | 伊犁 | 招远 | 洛阳 | 枣庄 | 河池 | 阿拉善盟 | 温岭 | 佛山 | 天水 | 大理 | 阜阳 | 株洲 | 巴彦淖尔市 | 济源 | 保亭 | 梧州 | 承德 | 六安 | 开封 | 包头 | 永州 | 焦作 | 金昌 | 仙桃 | 山东青岛 | 遂宁 | 绥化 | 宁波 | 驻马店 | 日土 | 济南 | 南充 | 那曲 | 德清 | 甘南 | 新泰 | 梧州 | 平潭 | 克孜勒苏 | 贺州 | 陵水 | 涿州 | 白城 | 海门 | 海南海口 | 启东 | 张掖 | 阿拉善盟 | 东营 | 临沂 | 临沧 | 资阳 | 大连 | 巢湖 | 达州 | 长葛 | 焦作 | 昌吉 | 丹东 | 永州 | 招远 | 云南昆明 | 深圳 | 河池 | 高密 | 神木 | 大同 | 呼伦贝尔 | 阜新 | 阿拉善盟 | 雅安 | 广饶 | 马鞍山 | 桐城 | 招远 | 海西 | 宣城 | 玉溪 | 新沂 | 大连 | 昌吉 | 广元 | 韶关 | 亳州 | 宿州 | 吉林 | 诸暨 | 鞍山 | 雅安 | 泰安 | 垦利 | 新余 | 泰兴 | 咸阳 | 镇江 | 河池 | 澄迈 | 桓台 | 黄南 | 邹平 | 兴化 | 乌兰察布 | 滁州 | 南通 | 庆阳 | 高密 | 温岭 | 六安 | 菏泽 | 和田 | 丽江 | 宿迁 | 德宏 | 安庆 | 海宁 | 娄底 | 梧州 | 中山 | 凉山 | 通辽 | 吴忠 | 达州 | 晋江 | 乌兰察布 | 遂宁 | 日照 | 漳州 | 德州 | 南平 | 淄博 | 临沂 | 咸阳 | 东阳 | 达州 | 衢州 | 东台 | 武夷山 | 三明 | 荆州 | 临沂 | 海门 | 济南 | 神木 | 寿光 | 辽源 | 清徐 | 金昌 | 日喀则 | 海拉尔 | 台州 | 衡水 | 云南昆明 | 云南昆明 | 汉川 | 怒江 | 绵阳 | 温岭 | 佳木斯 | 定安 | 黄冈 | 大丰 | 台北 | 宜春 | 天水 | 公主岭 | 铜仁 | 邵阳 | 澳门澳门 | 招远 | 宁国 | 开封 | 唐山 | 六盘水 | 嘉峪关 | 燕郊 | 五家渠 | 固原 | 襄阳 | 安顺 | 阿坝 | 大连 | 西藏拉萨 | 桐乡 | 鄂州 | 汉中 | 开封 | 武夷山 | 雄安新区 | 西藏拉萨 | 内江 | 济南 | 芜湖 | 东营 | 湛江 | 乐平 | 常州 | 三亚 | 保亭 | 玉环 | 香港香港 | 焦作 | 保定 | 连云港 | 扬中 | 兴安盟 | 桓台 | 咸阳 | 吴忠 | 滕州 | 甘南 | 阿克苏 | 启东 | 那曲 | 承德 | 六安 | 德州 | 枣庄 | 台湾台湾 | 蓬莱 | 大庆 | 阿拉尔 | 醴陵 | 金坛 | 黔南 | 驻马店 | 天门 | 荣成 | 葫芦岛 | 杞县 | 晋城 | 汕头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甘肃兰州 | 台湾台湾 | 南京 | 肥城 | 临沧 | 海北 | 安徽合肥 | 台北 | 九江 | 邹城 | 金坛 | 永州 | 梧州 | 阿拉尔 | 吐鲁番 | 毕节 | 鄂州 | 大连 | 四川成都 | 喀什 | 柳州 | 济源 | 桂林 | 汕尾 | 梧州 | 金昌 | 呼伦贝尔 | 靖江 | 锡林郭勒 | 通化 | 姜堰 | 安康 | 临汾 | 公主岭 | 五家渠 | 雄安新区 | 澄迈 | 曹县 | 巴中 | 张北 | 阿拉尔 | 陵水 | 诸暨 | 新泰 | 黄山 | 菏泽 | 大连 | 大连 | 迁安市 | 六盘水 | 贵州贵阳 | 白沙 | 丹东 | 大理 | 襄阳 | 宝鸡 | 乌海 | 寿光 | 长治 | 乌兰察布 | 鹤壁 | 桂林 | 阿克苏 | 郴州 | 邹平 | 阜阳 | 长治 | 惠州 | 临沂 | 屯昌 | 玉环 | 寿光 | 丽江 | 湘西 | 桐城 | 宜昌 | 西藏拉萨 | 包头 | 巢湖 | 通辽 | 珠海 | 雅安 | 迁安市 | 大丰 | 朔州 | 张家口 | 济南 | 迁安市 | 湖北武汉 | 肥城 | 桐城 | 海东 | 崇左 | 昌吉 | 梧州 | 汉川 | 兴化 | 永新 | 临沧 | 漯河 | 吉林长春 | 阿里 | 鹤壁 | 佳木斯 | 攀枝花 | 安徽合肥 | 仁怀 | 金华 | 诸城 | 六盘水 | 河源 | 张家口 | 锡林郭勒 | 阿拉尔 | 荣成 | 南通 | 屯昌 | 博罗 | 简阳 | 吐鲁番 | 惠东 | 五家渠 | 临沂 | 阿拉尔 | 偃师 | 鞍山 | 景德镇 | 博罗 | 邳州 | 三河 | 达州 | 安康 | 日喀则 | 泰兴 | 绍兴 | 东海 | 昌吉 | 金华 | 贺州 | 广州 | 霍邱 | 宿迁 | 高密 | 巴中 | 贵港 | 图木舒克 | 遵义 | 保山 | 湘西 | 莱州 | 济宁 | 汕头 | 台北 | 张掖 | 山南 | 无锡 | 琼海 | 江苏苏州 | 莒县 | 黄石 | 基隆 | 福建福州 | 台湾台湾 | 丽水 | 聊城 | 迪庆 | 景德镇 | 馆陶 | 晋城 | 大同 | 荣成 | 山西太原 | 海门 | 杞县 | 迪庆 | 改则 | 泉州 | 昭通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吐鲁番 | 义乌 | 曲靖 | 涿州 | 荆州 | 怀化 | 延安 | 吉林长春 | 杞县 | 海拉尔 | 改则 | 吉林 | 朔州 | 桐城 | 贺州 | 海南 | 仁寿 | 伊春 | 阿拉尔 | 伊犁 | 孝感 | 忻州 | 仁怀 | 定安 | 济南 | 嘉兴 | 宜昌 | 巴彦淖尔市 | 萍乡 | 榆林 | 白城 | 无锡 | 邢台 | 巴音郭楞 | 庄河 | 石嘴山 | 铜陵 | 金华 | 赣州 | 清徐 | 潜江 | 大丰 | 玉林 | 博罗 | 霍邱 | 桐城 | 万宁 | 黄石 | 珠海 | 东海 | 醴陵 | 黑河 | 金华 | 红河 | 唐山 | 莒县 | 丹阳 | 燕郊 | 孝感 | 绵阳 | 上饶 | 莆田 | 偃师 | 韶关 | 东莞 | 威海 | 库尔勒 | 眉山 | 泗洪 | 宝鸡 | 晋中 | 宁波 | 黑河 | 汕尾 | 赤峰 | 河池 | 绵阳 | 松原 | 阳泉 | 钦州 | 图木舒克 | 瑞安 | 鄂州 | 甘肃兰州 | 蚌埠 | 盐城 | 大连 | 延边 | 日喀则 | 燕郊 | 佛山 | 宜春 | 台北 | 永康 | 高密 | 陇南 | 柳州 | 齐齐哈尔 | 浙江杭州 | 马鞍山 | 吉林长春 | 连云港 | 邵阳 | 淄博 | 海门 | 垦利 | 海安 | 仁寿 | 乐平 | 涿州 | 绥化 | 龙岩 | 灌云 | 海南 | 池州 | 韶关 | 漯河 | 汕尾 | 库尔勒 | 乳山 | 江苏苏州 | 德州 | 池州 | 丹阳 | 益阳 | 宁波 | 大庆 | 商丘 | 南安 | 五指山 | 阿拉尔 | 桐乡 | 高密 | 阿勒泰 | 吉林长春 | 佳木斯 | 邹城 | 开封 | 嘉兴 | 通辽 | 朔州 | 乌海 | 扬中 | 咸阳 | 靖江 | 海丰 | 阿勒泰 | 漳州 | 山南 | 铁岭 | 金华 | 邳州 | 台北 | 海宁 | 济宁 | 随州 | 鸡西 | 仁寿 | 兴化 | 荆州 | 江苏苏州 | 庄河 | 汉中 | 图木舒克 | 改则 | 安庆 | 厦门 | 义乌 | 宁夏银川 | 吴忠 | 延安 | 昌吉 | 南平 | 汕尾 | 开封 | 大兴安岭 | 荆门 | 安岳 | 红河 | 贵州贵阳 | 玉林 | 海南 | 平顶山 | 包头 | 云南昆明 | 海南 | 新乡 | 阿克苏 | 滕州 | 大兴安岭 | 雄安新区 | 宁国 | 漳州 | 瑞安 | 乐清 | 单县 | 忻州 | 赣州 | 霍邱 | 浙江杭州 | 日土 | 文山 | 博罗 | 章丘 | 海南海口 | 鹤壁 | 赤峰 | 南阳 | 资阳 | 承德 | 济南 | 鞍山 | 十堰 | 新余 | 陇南 | 济宁 | 海拉尔 | 宁波 | 新余 | 宜昌 | 广西南宁 | 齐齐哈尔 | 晋中 | 淮南 | 邹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