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sp2kx"><pre id="sp2kx"><video id="sp2kx"></video></pre></th>
    <button id="sp2kx"><object id="sp2kx"></object></button>
        <button id="sp2kx"><object id="sp2kx"></object></button>

        <li id="sp2kx"><acronym id="sp2kx"></acronym></li>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7年度中篇小说卷——隐姓埋名(四)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李强

         隐姓埋名(下)

        张顺已经在炕上躺了好几天,这些日子他一直发着高烧,烧得都有些迷糊了。他不记得今天是周五,不记得今天俩闺女都要回来,甚至也不记得老婆在年前已经撇下他们三口走了。但他记得自己绝不能去医院,不光是因为去医院得花钱。他相信自己能闯过这一关。

        张顺不是铁打的,但是他已经闯过好多回鬼门关了。人们都说春天的雨是不能淋的,有一回,他就淋了春雨,结果便发起了烧,明明浑身滚烫,可他怎么就是觉着那么冷呢?胸部疼得厉害,胃里胀得难受,没有药,哪怕能来口酒也好。人病倒了,就不能再去捡矿泉水瓶,这就等于断了每天一块钱的进账,连肚子也没法儿填饱,哪里又能找来酒呢?他觉得自己就快要死了,他一直在咳,仿佛要把心肝肺一起咳碎了再吐出来。有那么一刻,他真想躺到哪家医院的挂号大厅里去,医院的人总不能见死不救吧?但他还是退缩了。虽然横竖都是个死,可这样病死了,也许更体面些……不知道这样挺了多少天,他还是咳,但他终于能支撑着站起来了,他终于可以继续在别人的村子里行走了。那时候,他想,阎王爷总不会不明不白地就收了他。

        那扇破铁门被敲得山响,自打入赘张家,张顺就不记得那扇门响过,莫非是起风了?可他实在没有力气起来去把门闩好,响就让它响吧,响一会儿就不响了。这可不是他的风格。这么些年,他睡觉时跟狗一样,警醒着呢,甚至从来都不敢脱衣裳。老婆还没病那会儿,他和老婆亲热还是要脱光了才舒服,不过他也总是紧着忙活,忙活完了,他还是要赶紧把衣裳穿上。老婆说他怪,他就说怕受风呢,心里却想: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小心驶得万年船。

        院子里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可门明明是从里面锁上的。老王不怕他跑,敲门之前,老王早就让警察把院子四周围了个水泄不通,现在他就是瓮中之鳖,还能插上翅膀跑了不成?老王赶紧派一个警察去别家借梯子。等梯子来了,老王第一个冲了上去。不等老王从墙头跳下去,他就看见了那辆熟悉的电动三轮车。老王的嘴角微微露出了一丝笑意。

        为了这次抓捕,老王做了精心的准备,虽然知道犯罪嫌疑人不可能有枪,但他还是让所有人都穿上了防弹背心,把能带的枪支都带上,还装满了子弹,整得跟特警差不多,好像要去抓的人是个国际大毒枭。唉,谁叫咱这里是太平县城呢?好不容易赶上一次抓捕,怎么也得干得漂漂亮亮的,不能有半点儿闪失。干好了,刑警队也就挑不出啥理儿。

        院子里死静死静的,难道真的没人?不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谁都没想到,抓捕行动如此顺利,被捕之人已经奄奄一息、动弹不得,哪里还能反抗?相比之下,老王他们个个荷枪实弹、精神抖擞,倒显得有点儿欺负人。真不过瘾!那些在战前反复演练过的踢门、举枪、摁头、抱腿、上铐、搜身的全套把式,一个也没用上。对着不省人事的张顺,老王骂了一句娘:“咋是这么一个脓包蛋!”他一边骂着,一边给刑警队那边拨了个电话。

        老王让囚车直接开到县医院。犯罪嫌疑人也是人,生了病也得先治病。他带着人继续留在张顺家里,寻找犯罪证据。只一会儿工夫,他们就分别从厢房、北屋、杂物棚、厕所、菜窖里找来了各式各样新新旧旧的手提包、斜挎包,无一例外的都是女包。一清点,竟有八只之多。

        老王心里很是吃了一惊。这么多包,哪儿来的呢?不会都是抢劫来的吧?都说咱这县里民风淳朴,治安好,看来,咱这太平县城可真的一点儿都不太平。把这些女包摊了一地,照相取证之后,老王又让警察挨个儿把包打开,里三层外三层地翻了个遍。包里没有钱和手机,只有些口红、面巾纸之类的东西。最后,终于找到两样有用的东西:一个女人的身份证,一张歪歪扭扭地记着个电话号码的小纸条。

        老王说:“照相,收队!”大家便各拎了几只包上了车。

        门口跑进来一个女孩子,学生模样。院子外的警车已经让她大吃一惊,现在又面对着满院子全副武装的警察,她的眼睛睁到了最大。老王问:“你是谁?”女学生把沉甸甸的书包往地下一撂,反问道:“你们是谁?”老王一脸严肃:“你是谁?没看到我们是警察吗?”

        女学生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说:“这是我家,就算你们是警察,也不能随便闯进来啊!”

        老王掏出警官证在女学生面前晃了一下,说:“我们在执行公务。张顺是你什么人?”女学生说:“张顺是我爸,怎么了?我爸怎么了?”老王想说:张顺犯了罪,已被抓捕了。可他突然不忍心这么说,显然,这个孩子还未成年,她怎么能接受眼前这个现实呢?

        女学生并没有指望这个胡子拉碴的警察叔叔会告诉她什么,她已经冲进厢房,又冲进北屋,把家里找了个遍,一边喊着爹,一边哭了出来。这个冬天,留给她的都是什么呀!刚入冬,爹的钱被骗了,那可是给她娘治病的救命钱,紧接着,娘死了,不能说就因为少了那点儿钱,但两件事前后脚发生了,就不能说没有关联。现在,她还不能确切地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显然,爹不见了。上周五她回家的时候,爹也还没回来,可今天不一样,满院子都是警察,他们会把爹怎么样?抓走了?可是在她的眼里,爹是一个多么好的好人啊,怎么会和警察扯上关系?打小,爹就教育她要好好学习,做一个好人,不要出去惹是生非,甚至不要冲动。爹的话不多,可每一句话都是对她的要求,对她的批评,她甚至觉得爹根本不爱她。有一回,邻居家的倭瓜长到了自己家的院子里,她顺手摘了下来,爹罚她跪了整整一下午,连晚饭也没让她吃。还有一回,她和小朋友在池塘边玩,吵了两句嘴,她一气之下,推了那孩子一把,正好把那孩子推到了池塘里,她慌了神,着急忙慌地喊人救起了那孩子,可是回到家里,爹把她吊在树上用皮带抽,那时候,她是多么地恨他,心里诅咒他被警察抓了去。难道,当年的诅咒在今天应验了不成!

        她不知道,警察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她就一直圪蹴在院子中央……

        天黑透了,姐姐从省城赶回来过周末。她们姐妹俩约好了,娘刚走不久,周末再忙,也要回家陪陪爹。一进村,她就发现有些异样,明明天已经黑透了,可当街上还站着几位大爷大娘在扯闲篇儿。她本想打个招呼的,可大爷大娘远远地看见她,马上就收了声,变成了嘀嘀咕咕,还指指点点的,这让她心里很不舒服。这些年,家里和村里人少了来往,倒也省心。就算是年前娘走了,爹也只是把娘给埋到爷爷奶奶身边了事,谁也没惊动,不风光就不风光吧,爹的钱被人给骗了,哪还有钱讲排场?其实,就算家里还有钱,依爹的性格,也是不会声张的,谁叫爹是个窝囊人呢?可再窝囊,他也是咱爹,值得你们这么指手画脚吗?于是她便装作没看见村人,径直朝家走去。

        院子的大门前所未有地大敞着,妹妹在院子中央圪蹴着,院子里乱七八糟。

        “咋的啦,这是遭贼了吗?二丫头,你倒是说话啊!咱爹呢?爹!爹!”

        姐姐搂住了妹妹。“姐!”终于见了个亲人,妹妹这才哭出声来。“遭贼?咱家穷得叮当响,我倒是盼着贼能稀罕来咱家呢!”

        听妹妹哭哭啼啼地讲述了她见到的一切,姐姐当即便说道:“走,咱找爹去!”

        等张顺醒来的时候,看管他的已经不是老王他们,而是刑警队的人,不过,他哪里分得清。在他的眼里,警察长得都是一个模样,或者说,他就根本没敢正眼看过警察长什么模样,更何况抓他的时候,他正在鬼门关那儿转悠呢!

        这回他又闯过了一关。其实,就算警察不抓他,他没准儿也能挺得过来,现在可倒好,闯过了这关,未必就能闯得过那关。

        “姓名?”

        “张顺。”张顺老老实实地答道。不过,他这只是貌似老实罢了,他讲的是当地话,他已经确定,正在讯问他的警察就是当地人,是当地人就还好。

        “好一个浪里白条!你再说一遍!你的真实姓名?”

        在刑警队讯问张顺之前,老王他们已经通过户籍管理系统查过了,县里有六七个叫张顺的,但没有一个能和眼前这个张顺对得上号。根据受害人小雅所说,他是河南人,可是老王他们把河南的“张顺”也挨个儿翻了个遍,好像还是没有。

        张顺是真的想不起自己叫什么了。二十多年了,自打他给堂上的爹娘咚咚咚磕过三个响头离开家,他始终走在外乡的路上,睡在别人家的屋檐下。没人想起来问问他姓甚名谁,来自何方。一大清早,他就开始为这一天的吃食发愁,弯上无数次的腰,翻无数个垃圾桶,也未必能捡到一块钱的矿泉水瓶。有一回算他运气好,捡到了些废阀门和烂铁管,可当他到废品收购站时,那人白了他一眼,问他是谁,问这些东西是从哪儿来的,结果,他吓得撒腿就跑。打那以后,为免得别人再问,他是打死也不捡这些值钱的东西了。谁会在乎一个拾荒者的姓名呢?后来,他到工地上做工,总是需要个名字的,他就顺口胡诌一个,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他说啥就是啥了,也没人深究。也有要身份证的,那就说没带着,或者说回去取,一走了之。那些工地也好像知道他用的是假名字,对于他这样来历不明的人,更是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了。

        在胶东金矿,他认识了已经死去的老婆,她当时在矿上做饭,她是第一个问自己姓名的女子,他就顺嘴说了个赵顺、钱顺、孙顺或者李顺,就图个顺呗,在外这么些年,不就盼着能顺顺当当的吗?没想到,这个女子却中意了他,看他在矿上受气,就和他商量着离开金矿,回老家成亲。他当时可没什么心思结婚成家,一个人都养活不了,哪里还敢有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奢望。可当这女子面露难色、结结巴巴地说出成亲的条件时,他想都没想就点头应了。这个条件就是倒插门,夫随妇姓,她爹还说了,今后生了孩子不但得姓张,还得管他叫爷,管她娘叫奶。对别人,这难以接受,可对他来说,这实在是再好不过了,改姓就改姓呗,反正赵钱孙李都不是自己的姓。就这样,他就叫了张顺。这些年,他就是张顺。大家都这么叫,叫着叫着,他就真把自己当成了张顺。

        可眼下,警察却知道他不叫张顺。张顺不知道怎么答对,那就什么也不说。他心里虚得慌,可和警察对峙了好久,他倒坦然起来了,警察知道他不叫张顺,可警察也不知道他叫啥。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

        好运彩app

      1. <th id="sp2kx"><pre id="sp2kx"><video id="sp2kx"></video></pre></th>
        <button id="sp2kx"><object id="sp2kx"></object></button>
            <button id="sp2kx"><object id="sp2kx"></object></button>

            <li id="sp2kx"><acronym id="sp2kx"></acronym></li>

            湖北武汉 | 安康 | 红河 | 海东 | 荣成 | 启东 | 揭阳 | 甘南 | 博罗 | 保定 | 遂宁 | 信阳 | 那曲 | 宣城 | 邳州 | 安阳 | 赤峰 | 牡丹江 | 陕西西安 | 大庆 | 东阳 | 黄山 | 高雄 | 连云港 | 郴州 | 滕州 | 慈溪 | 铁岭 | 安康 | 湖州 | 黔西南 | 克拉玛依 | 和田 | 顺德 | 承德 | 孝感 | 潜江 | 青州 | 清徐 | 靖江 | 平潭 | 台山 | 佛山 | 铁岭 | 万宁 | 乐山 | 汕头 | 漯河 | 眉山 | 桐乡 | 定州 | 六安 | 白城 | 长葛 | 德州 | 邯郸 | 菏泽 | 嘉兴 | 塔城 | 项城 | 玉树 | 无锡 | 辽源 | 正定 | 莱芜 | 山东青岛 | 石狮 | 随州 | 眉山 | 阿坝 | 东莞 | 西双版纳 | 济南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宁国 | 随州 | 阿拉尔 | 南安 | 泰安 | 柳州 | 沧州 | 荆州 | 芜湖 | 吉林长春 | 榆林 | 任丘 | 项城 | 嘉峪关 | 乌海 | 惠州 | 海丰 | 临海 | 营口 | 固原 | 阳泉 | 任丘 | 甘南 | 曲靖 | 吉林 | 台南 | 余姚 | 陇南 | 泰安 | 韶关 | 沭阳 | 燕郊 | 昆山 | 玉林 | 辽阳 | 咸宁 | 邢台 | 宝鸡 | 长兴 | 顺德 | 阿里 | 无锡 | 定安 | 衡水 | 海拉尔 | 广元 | 昌都 | 凉山 | 阳江 | 安康 | 防城港 | 和县 | 北海 | 厦门 | 西藏拉萨 | 枣阳 | 昌吉 | 十堰 | 日照 | 灵宝 | 晋城 | 丹阳 | 乐平 | 南充 | 德宏 | 明港 | 凉山 | 海北 | 济宁 | 海南 | 淄博 | 汝州 | 六安 | 泰兴 | 延边 | 天水 | 兴安盟 | 大庆 | 玉环 | 库尔勒 | 嘉峪关 | 林芝 | 贵港 | 常州 | 仙桃 | 信阳 | 盐城 | 四平 | 邳州 | 琼中 | 漯河 | 灌南 | 基隆 | 广安 | 鹰潭 | 临沂 | 正定 | 临夏 | 江门 | 安吉 | 文山 | 象山 | 泗阳 | 济源 | 仁怀 | 天门 | 邹城 | 中山 | 滁州 | 海南 | 酒泉 | 汝州 | 大庆 | 荣成 | 嘉兴 | 牡丹江 | 汕尾 | 图木舒克 | 日喀则 | 南平 | 呼伦贝尔 | 驻马店 | 三门峡 | 固原 | 伊春 | 江西南昌 | 湛江 | 浙江杭州 | 博尔塔拉 | 洛阳 | 伊犁 | 定州 | 乌兰察布 | 基隆 | 蓬莱 | 宁国 | 安吉 | 蓬莱 | 丹阳 | 兴化 | 广西南宁 | 吴忠 | 德阳 | 柳州 | 铜陵 | 河池 | 抚州 | 潮州 | 中卫 | 台北 | 临猗 | 义乌 | 甘南 | 延边 | 河池 | 遵义 | 新疆乌鲁木齐 | 钦州 | 六盘水 | 漯河 | 灌云 | 安庆 | 寿光 | 大庆 | 枣阳 | 威海 | 溧阳 | 安康 | 毕节 | 雅安 | 六盘水 | 通化 | 连云港 | 枣庄 | 宣城 | 达州 | 鹤壁 | 宜都 | 金华 | 禹州 | 大丰 | 河池 | 铜陵 | 河南郑州 | 鄢陵 | 潜江 | 无锡 | 长葛 | 承德 | 晋江 | 清徐 | 东台 | 桐城 | 长治 | 长治 | 山南 | 四川成都 | 金昌 | 玉树 | 招远 | 厦门 | 驻马店 | 嘉善 | 上饶 | 南阳 | 江苏苏州 | 梧州 | 天长 | 和县 | 钦州 | 中卫 | 丹东 | 绵阳 | 基隆 | 攀枝花 | 周口 | 马鞍山 | 丽水 | 靖江 | 基隆 | 荆门 | 葫芦岛 | 锦州 | 塔城 | 齐齐哈尔 | 池州 | 余姚 | 怀化 | 庄河 | 涿州 | 库尔勒 | 万宁 | 西藏拉萨 | 武夷山 | 淮南 | 澳门澳门 | 乐山 | 长垣 | 邵阳 | 辽源 | 黄山 | 安岳 | 武夷山 | 湖州 | 珠海 | 三沙 | 吴忠 | 三明 | 云浮 | 海拉尔 | 九江 | 白银 | 营口 | 双鸭山 | 基隆 | 乌兰察布 | 安阳 | 平潭 | 廊坊 | 咸宁 | 菏泽 | 大理 | 扬州 | 普洱 | 海西 | 厦门 | 象山 | 石嘴山 | 辽源 | 湘西 | 大理 | 博尔塔拉 | 万宁 | 衡水 | 通辽 | 铜仁 | 绵阳 | 宝应县 | 伊犁 | 东方 | 高密 | 珠海 | 保亭 | 伊春 | 吕梁 | 乐山 | 淮北 | 博尔塔拉 | 衡阳 | 遵义 | 常德 | 丹东 | 曹县 | 宿州 | 宜都 | 阳江 | 湖南长沙 | 福建福州 | 临沧 | 慈溪 | 安庆 | 聊城 | 鹤壁 | 东营 | 永新 | 乐清 | 白山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泸州 | 连云港 | 涿州 | 汉中 | 黄石 | 台州 | 甘肃兰州 | 济宁 | 库尔勒 | 克拉玛依 | 扬中 | 邯郸 | 辽阳 | 神农架 | 天长 | 怒江 | 三河 | 博尔塔拉 | 吉林长春 | 和县 | 镇江 | 庆阳 | 濮阳 | 安徽合肥 | 锦州 | 威海 | 湖北武汉 | 慈溪 | 阿拉尔 | 河北石家庄 | 佛山 | 新乡 | 邯郸 | 遂宁 | 偃师 | 沛县 | 陇南 | 大庆 | 大庆 | 衡水 | 平潭 | 邳州 | 三沙 | 辽阳 | 六安 | 柳州 | 汉川 | 兴安盟 | 招远 | 福建福州 | 崇左 | 东方 | 白沙 | 盘锦 | 昌吉 | 诸暨 | 白山 | 十堰 | 滨州 | 雄安新区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启东 | 庆阳 | 咸宁 | 武威 | 海宁 | 长兴 | 延边 | 六安 | 佳木斯 | 博尔塔拉 | 靖江 | 鄢陵 | 燕郊 | 澳门澳门 | 阳泉 | 遂宁 | 榆林 | 金昌 | 淄博 | 三河 | 靖江 | 惠东 | 台湾台湾 | 定安 | 玉林 | 海南 | 黄南 | 河北石家庄 | 西藏拉萨 | 张家界 | 霍邱 | 黄石 | 诸暨 | 阿里 | 沧州 | 日照 | 马鞍山 | 昌吉 | 廊坊 | 白城 | 鹤壁 | 开封 | 台南 | 宿州 | 邯郸 | 惠东 | 湘潭 | 上饶 | 公主岭 | 西藏拉萨 | 三沙 | 甘孜 | 仁寿 | 张家界 | 南阳 | 澄迈 | 乌兰察布 | 改则 | 东方 | 巴彦淖尔市 | 福建福州 | 汝州 | 大庆 | 韶关 | 德阳 | 巢湖 | 那曲 | 衢州 | 烟台 | 乌兰察布 | 荆州 | 焦作 | 厦门 | 延边 | 玉环 | 丽水 | 邯郸 | 朔州 | 漯河 | 雅安 | 燕郊 | 垦利 | 内江 | 新沂 | 海安 | 崇左 | 清徐 | 澳门澳门 | 伊春 | 正定 | 黄南 | 鄢陵 | 宿迁 | 肥城 | 温州 | 芜湖 | 滕州 | 衡阳 | 塔城 | 临海 | 黔南 | 日土 | 延边 | 崇左 | 黄南 | 海拉尔 | 唐山 | 临海 | 玉林 | 文昌 | 鹤壁 | 包头 | 黔南 | 扬州 | 中山 | 揭阳 | 济宁 | 衡阳 | 乌海 | 永州 | 台中 | 湛江 | 海西 | 柳州 | 馆陶 | 黑龙江哈尔滨 | 单县 | 铁岭 | 三沙 | 巴音郭楞 | 白银 | 邹平 | 永州 | 海拉尔 | 葫芦岛 | 平潭 | 揭阳 | 淮南 | 浙江杭州 | 永州 | 肇庆 | 定西 | 四平 | 燕郊 | 保定 | 昌吉 | 许昌 | 临猗 | 延安 | 新余 | 吉林 | 崇左 | 唐山 | 孝感 | 迁安市 | 辽宁沈阳 | 七台河 | 平顶山 | 安岳 | 铜仁 | 济源 | 阿勒泰 | 江门 | 六安 | 吐鲁番 | 高密 | 乌兰察布 | 葫芦岛 | 巴彦淖尔市 | 顺德 | 阿克苏 | 鄂州 | 黔南 | 平凉 | 吐鲁番 | 泗洪 | 三亚 | 诸城 | 巴中 | 沧州 | 阜阳 | 齐齐哈尔 | 泰安 | 改则 | 湖北武汉 | 通辽 | 遵义 | 六盘水 | 温州 | 克孜勒苏 | 黔西南 | 沭阳 | 吕梁 | 黄石 | 阿里 | 崇左 | 萍乡 | 白沙 | 乌海 | 嘉兴 | 绍兴 | 黄冈 | 威海 | 昭通 | 克孜勒苏 | 荆门 | 伊春 | 芜湖 | 邹平 | 象山 | 诸暨 | 招远 | 娄底 | 临汾 | 阿拉尔 | 盘锦 | 黔南 | 潜江 | 防城港 | 南阳 | 潜江 | 揭阳 | 沛县 | 六盘水 | 大同 | 海南 | 芜湖 | 三河 | 日喀则 | 铁岭 | 晋江 | 章丘 | 大丰 | 山西太原 | 莆田 | 三门峡 | 济南 | 阿里 | 东营 | 兴化 | 宜都 | 海南海口 | 诸城 | 茂名 | 荆州 | 海南 | 保定 | 克孜勒苏 | 哈密 | 陵水 | 项城 | 毕节 | 果洛 | 乌海 | 鹤岗 | 玉环 | 萍乡 | 柳州 | 洛阳 | 大连 | 克孜勒苏 | 湖南长沙 | 百色 | 长兴 | 大连 | 中卫 | 漯河 | 廊坊 | 海西 | 垦利 | 运城 | 玉环 | 济南 | 神农架 | 许昌 | 宁国 | 巴音郭楞 | 泰兴 | 广汉 | 三沙 | 德清 | 肥城 | 黄山 | 通辽 | 新余 | 信阳 | 海南海口 | 江西南昌 | 白沙 | 桐乡 | 海西 | 图木舒克 | 伊犁 | 潜江 | 沛县 | 天水 | 惠东 | 泉州 | 宝应县 | 徐州 | 保定 | 青州 | 阜阳 | 宜都 | 肥城 | 甘孜 | 怀化 | 牡丹江 | 德清 | 安吉 | 临猗 | 葫芦岛 | 莱州 | 荣成 | 厦门 | 江门 | 铜川 | 吉林长春 | 桂林 | 溧阳 | 玉树 | 宜昌 | 中卫 | 陕西西安 | 龙口 | 靖江 | 克孜勒苏 | 延边 | 抚州 | 台北 | 诸城 | 晋城 | 莱州 | 丽水 | 杞县 | 开封 | 中山 | 金华 | 蓬莱 | 滨州 | 高密 | 汝州 | 三河 | 遂宁 | 单县 | 海西 | 临沂 | 永康 | 启东 | 乌兰察布 | 红河 | 河北石家庄 | 正定 | 辽宁沈阳 | 柳州 | 三明 | 潍坊 | 蓬莱 | 姜堰 | 惠东 | 日土 | 遂宁 | 韶关 | 延安 | 丹阳 | 浙江杭州 | 东莞 | 兴安盟 | 泰兴 | 禹州 | 公主岭 | 桐城 | 云南昆明 | 三明 | 邵阳 | 肇庆 | 定安 | 定西 | 大连 | 岳阳 | 陇南 | 白城 | 云南昆明 | 仁怀 | 安吉 | 阳泉 | 昌都 | 青海西宁 | 霍邱 | 宁德 | 招远 | 邹平 | 博尔塔拉 | 河南郑州 | 吐鲁番 | 建湖 | 阿里 | 商丘 | 乐山 | 启东 | 醴陵 | 铁岭 | 枣庄 | 衡水 | 仙桃 | 黄石 | 徐州 | 焦作 | 迁安市 | 慈溪 | 乐山 | 齐齐哈尔 | 海门 | 陕西西安 | 恩施 | 大理 | 酒泉 | 吉林长春 | 舟山 | 宜春 | 济南 | 宁德 | 文昌 | 湖南长沙 | 铁岭 | 台湾台湾 | 潍坊 | 桂林 | 龙岩 | 荆州 | 宁德 | 迪庆 | 牡丹江 | 滁州 | 瑞安 | 抚顺 | 晋中 | 承德 | 江苏苏州 | 周口 | 雄安新区 | 大同 | 宝鸡 | 吕梁 | 巢湖 | 东方 | 喀什 | 红河 | 宿迁 | 三门峡 | 玉林 | 义乌 | 景德镇 | 开封 | 铜陵 | 安吉 | 三沙 | 云南昆明 | 庆阳 | 阿克苏 | 商丘 | 崇左 | 毕节 | 金坛 | 福建福州 | 海南 | 赤峰 | 漳州 | 泰州 | 连云港 | 连云港 | 海北 | 石嘴山 | 吴忠 | 章丘 | 营口 | 漳州 | 赣州 | 屯昌 | 怒江 | 诸城 | 启东 | 秦皇岛 | 内江 | 临沧 | 阿拉尔 | 北海 | 盐城 | 梧州 | 宿州 | 灌南 | 三亚 | 阜新 | 张北 | 克孜勒苏 | 青海西宁 | 德州 | 宣城 | 安徽合肥 | 永州 | 大丰 | 三河 | 新沂 | 辽源 | 阿拉尔 | 海拉尔 | 绥化 | 文山 | 丹阳 | 崇左 | 东营 | 正定 | 承德 | 宝鸡 | 莱芜 | 桂林 | 广汉 | 章丘 | 如皋 | 永州 | 乌兰察布 | 玉树 | 灌南 | 邹平 | 六安 | 海东 | 阿勒泰 | 洛阳 | 鹤壁 | 博尔塔拉 | 江西南昌 | 陇南 | 忻州 | 黔南 | 固原 | 泉州 | 大同 | 阿里 | 仁怀 | 鹤壁 | 上饶 | 仁怀 | 庆阳 | 嘉善 | 厦门 | 常州 | 常州 | 株洲 | 泸州 | 甘南 | 汕头 | 庆阳 | 阿勒泰 | 台山 | 五指山 | 烟台 | 牡丹江 | 东营 | 海西 | 台北 | 阳春 | 孝感 | 库尔勒 | 任丘 | 衡阳 | 宜昌 | 莱芜 | 昆山 | 林芝 | 张家口 | 延边 | 仙桃 | 余姚 | 牡丹江 | 清远 | 嘉兴 | 丹东 | 曲靖 | 宿州 | 南京 | 无锡 | 仁怀 | 咸阳 | 唐山 | 姜堰 | 毕节 | 眉山 | 达州 | 晋城 | 巢湖 | 绥化 | 曹县 | 新沂 | 邹城 | 汉中 | 涿州 | 临夏 | 雅安 | 玉林 | 绥化 | 燕郊 | 黄山 | 燕郊 | 扬州 | 阿里 | 茂名 | 遵义 | 石嘴山 | 林芝 | 邯郸 | 莆田 | 吉林 | 塔城 | 南通 | 黑河 | 吉林长春 | 万宁 | 来宾 | 南京 | 义乌 | 陕西西安 | 文山 | 陕西西安 | 文山 | 岳阳 | 枣阳 | 仙桃 | 武夷山 | 锦州 | 杞县 | 吴忠 | 阳春 | 如皋 | 白银 | 阳江 | 白银 | 长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