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sp2kx"><pre id="sp2kx"><video id="sp2kx"></video></pre></th>
    <button id="sp2kx"><object id="sp2kx"></object></button>
        <button id="sp2kx"><object id="sp2kx"></object></button>

        <li id="sp2kx"><acronym id="sp2kx"></acronym></li>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剧本

        守 望

        来源:网投 作者:黄穆然

        时间:年底一天傍晚

        地点:雪儿家

        场景:

        舞台中间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放着一只暖水壶,两边各放着一张靠背椅,灯光昏暗

        人物:

        妈妈:39岁,派出所片警,着警裤

        雪儿:13岁,初二学生,着校服

        局长:50岁,分局局长,着警服

        爸爸:40岁

        快递员:30多岁,着快递服装

        道具:

        一张桌子、桌上一只暖水壶

        二张靠背椅

        一盒方便面

        书包一个

        生日蛋糕一份

        手机一部

         

        (雪儿拍了拍衣服,快步上)

        雪儿:冷死了,冷死了!

        雪儿:(双手哈气,作开门状)妈!我回来了,妈!

        (灯亮起来,四周顾盼,找妈妈状)

        雪儿:又是加班,又是加班。

        雪儿:(跺脚生气状,将书包放到桌上)同样是上班,对面阿姨每天都能准时下班回家,可妈妈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今天早上说好要早点回家做好吃的庆祝一下,可现在都快七点了,还没见人影,看来今天还是老样子了。

        雪儿:(走到右侧,作开窗状,双手张开,动作夸张)啊!繁星点点,空气新鲜,灯火辉煌,万家团圆!

        雪儿:(右转,面对观众,作悲催状)看看我们家,黑灯瞎火,冷锅冷灶,一点生气都没有。妈妈,你为了大家,忘记了你还有一个小家,还有一个又冷又饿又可怜的宝宝等着你来安抚吗?

        雪儿:淡定淡定,我是女汉子(屈臂作坚强状)

        雪儿:自由放养,坚强独立,这是警察子女的标配!刚上学的时候,有多少次同学们都被家长接走了,老师陪着我望穿秋水等妈妈来接,可经常来接我的是妈妈的同事,同学们还羡慕我有很多的叔叔阿姨。三年级开始妈妈就要我自己一个人上学,硬生生地把一个人见人怜的小女生逼成一个顶天立地的女汉子。(屈臂作坚强状)

        雪儿:(像警犬一样四周窥探到处嗅嗅)一点能刺激感官的味道都没有。

        (走到桌旁,弯下腰找东西)

        雪儿:(当、当、当、当,笑逐颜开地举起方便面)还是它对我最好,这么多年了一直不离不弃,陪伴我长大,我还吃出世上另外一种孤独,叫做一个人吃方便面,不信你试试!

        雪儿:(打开方便面,下调料,用暖水壶加水)呵!

        雪儿:(吃面状)这两年,残羹冷炙是经常的,有方便面吃算是幸福的了。妈妈义无反顾一如既往地忙碌,我也痛心疾首坚定不移地失望,爸爸好像跟这个家没有关系了,我都有几个月没见到他了。好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前路茫茫哪!

        雪儿:淡定淡定,我是女汉子(屈臂作坚强状)

        雪儿:今天诸事不顺,冲锋陷阵挤了近一个小时的车,本想可以大快朵颐一顿,却一个人顾影自怜,更郁闷的,作文……

        (放下方便面,打开书包,拿出作业本)

        雪儿:(一本正经,右手拿作业本,左手作捋须状,摇头摆脑)雪儿同学,文章写得很好,内容充实,立意新颖,写出了感情,把对妈妈的爱表达得淋漓尽致,值得肯定。可是作文题是《我的爸爸》,重写,感叹号,感叹号,感叹号。

        (作出抓狂的动作)

        雪儿:淡定淡定,我是淑女(向观众行万福礼)

        雪儿:窦娥有我冤吗?我的爸爸,他现在蓬头垢面浪迹天涯,怎么写,怎么写,困惑啊!

        雪儿:(忧伤的样子)小时候,我是骄傲的公主,爸爸妈妈都是人民警察,小伙伴们都涎着脸围着我转,本小姐那时候可神气了。后来爸爸成为缉毒英雄,我更像是明星了,走到里都如众星捧月。

        (沉浸在幸福的回忆中)

        雪儿:(回过神来)小学快毕业时,风云突变(双手翻转作狂风大作的样子),爸爸不知怎么就变得像霜打的茄子一样一蹶不振,整天像在梦游一般与酒为伴,发展到后来被公安局开除了。此后,同学们碰见我就像躲瘟神一样离我远远的,骄傲的公主一下子坠入冰窖。

        雪儿:(拍胸)吓死宝宝了,还好,很快就毕业了,初中我转到郊区的学校,远离了熟悉我的人,路是远了点,可心踏实了,安静多了。

        雪儿:淡定淡定,我还是女汉子(屈臂作坚强状)。

         

        妈妈:紧赶慢赶,还是太晚了,雪儿一定等急了。

        (妈妈急匆匆上,作开门状)

        妈妈:雪儿,妈妈来晚了,妈妈去给你做饭。

        雪儿:妈,我刚吃过了。

        妈妈:下午我片区一个4岁的男孩走丢了,家里人急得要命,妈妈发动了周围的干部群众帮忙寻找,到了6点多才找到。对不起,雪儿,本来今天妈妈想做点好吃的,又食言了,让你又吃方便面了。

        雪儿:妈,干嘛搞得气氛怪怪的,又不是第一次,你女儿没有那么骄气,明天再吃吧。我知道,此刻你内心是无比甘甜的,小孩找到了,你比谁都高兴,没说错吧。我受这点委屈算什么,我是顶天立地的……

        雪儿:淡定淡定,我是淑女(行万福礼)

        妈妈:贫嘴。女儿长大了,会理解妈妈了,跟小孩找到一样值得高兴。

        雪儿:您累了吧,坐下先歇会,我帮你倒杯水。(提起暖水壶),哦,水快凉了,我去烧。

        妈妈:还是我去吧。(站起来,头晕,趔趄)

        雪儿:(上前扶住妈妈)妈,您怎么啦!

        妈妈:没事,没事,可能是太累了,歇一会就好。你去写作业吧。

        雪儿:(嗫嚅)不会写。

        妈妈:怎么啦,我们骄傲的公主也会被难住。

        雪儿:(将作业本递给妈妈)你看看这是什么。

        妈妈:(看作业一会)噗嗤一笑,题目是《我的爸爸》,写的却是妈妈,你太有才了。

        雪儿:妈,亏你还笑得出来,你说我怎么写?

        妈妈:怎么就写不出来?你爸爸的事迹不够你写吗?

        雪儿:妈,那就写我爸像一个小混混一样,从一个人人敬仰的英雄变成一只过街老鼠。

        妈妈:(神情忧伤)不能这样说你爸,他的很多事迹你是知道的,五年前他到北方追捕,由于长时间在雪地里守候,患了雪盲症,硬是坚持到逃犯归案,险些造成失明。

        雪儿:我知道啊,那时我还小,我以为爸爸从此是一个瞎子,吓得一直哭。还有那次更可怕,他在围剿一个制毒工场时,跳下山沟扑倒首犯,人是抓到了,可自己却断了四根肋骨,在床上整整躺了一个多月,就是这一次,他成为了我们市的缉毒英雄,我在学校也成了小明星。

        妈妈:你爸爸不只是个一身正气的拼命三郎,也是一个知寒知暖有担当的汉子。他抓过一个毒犯,得知他家里只有一个无依无靠的母亲后,自愿担负起照顾老人的重任,彻底感化了那名毒犯,刑满释放后自爱自强,成为一名自食其力的个体户。

        雪儿:小时候,你们虽然都很忙,但一家人幸福快乐,爸爸是我心中的英雄,也是我的偶像。爸爸那慈爱的眼光让我倍感亲切,他的大手是那么温暖……妈妈,这是以前的爸爸,现在他……(欲言又止)

        妈妈:雪儿,你是否还记得,前年你大李叔牺牲那件事,就是那个案子以后,你爸就成了另外一个人。

        雪儿:怎么会这样呢?

        妈妈:你大李叔跟你爸是好兄弟,俩人经常搭档工作。出事的那天你爸带着你大李叔几个人围捕一个贩毒团伙,可那个境外来的大毒枭逃脱了,你大李叔牺牲了,你爸也受了伤。

        雪儿:当时我们很多同学自发为大李叔送行。

        妈妈:不久,分局认定你爸组织抓捕不严密造成你大李叔牺牲,撤了他的职,并调离了缉毒部门,从此你爸就像是被抽了筋似的,无精打采,神情恍惚,整天酒不离身,四处游荡,经常有家不回。

        雪儿:有错就改嘛,怎么就自甘沉沦了。

        妈妈:我苦口婆心开导他鼓励他,可他就是一言不发,狠抽着烟,满眼通红,像一只斗败的公鸡。

        雪儿:爸爸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妈妈:雪儿啊,有一件事我一直不敢跟你说,今天也该让你知道了。

        雪儿:什么事?

        妈妈:你爸吸毒了。

        雪儿:什么?吸毒!(笑着)这怎么可能,他可是一名警察,而且曾经是缉毒英雄。

        妈妈:雪儿,你要坚强些,他真的吸毒了,几个月被清理出警队了。

        雪儿:不可能!不可能!(跳起来,拍着桌子)妈,你不要骗我,爸爸不可能变成这样的。

        妈妈:就是怕你承受不了,所以一直瞒着你。

        雪儿:不会的,我爸爸就是再怎么消沉,也不可能去吸毒的。

        妈妈:雪儿,在拘留所我跪着求他清醒过来,不要再沉迷下去,越说他越烦躁,就像一只扑食的猛兽要吃了我。出来后更像是断了线的风筝,飘荡在天空,有时个把月都不回家,拉都拉不回。(哭泣)

        雪儿:家毁了!家毁了!

         

        (快递员手提蛋糕上,看了看门牌,点点头,敲了敲门)

        (妈妈擦了擦眼泪,起身开门)

        快递员:大姐,这是你定的蛋糕。

        妈妈:谢谢你!(接过蛋糕)

        快递员:不客气!

        (快递员下)

         

        雪儿:(看到蛋糕,旋即眉飞色舞)妈,您买蛋糕了?太好了,我们来好好庆祝一下,最近真是太背了,祈祷转个运。

        妈妈:唉!不知你爸又“猫”在什么地方去了,电话一直关机,生日了也不知道回家。

        雪儿:(兴致顿消)!我爸生日有什么好过的,一个不负责任的酒鬼也值得我们庆祝?

        妈妈:雪儿,不许这样说你爸,不管你爸变成什么样,永远都是你的爸爸。

        雪儿:妈,你醒醒吧!他这一刻不知道在哪里潇洒呢,你还为他过生日,祝他生日快乐,你太悲剧了,太搞笑了。

        (冲过去拿起蛋糕)

        雪儿:我再也不淡定,不淑女了!(猛地将蛋糕摔到地上)

        妈妈:(惊呆了,慢慢走过来,抱住哭泣的雪儿)雪儿,别哭,别哭,你是一个坚强的孩子,一切会好起来的。

        雪儿:妈,我真的不相信我们家会变成这样。

        妈妈:我有时也觉得是在做梦,我坚信你爸不会成为一个吸毒的人,我和他大学后相识相恋,他是那样凛然正气,一个疾恶如仇,坚毅果敢的人,不会遇到一点挫折就迷失了方向,葬送了信仰,是不是被人拽住了什么要害,真是难以置信哪?

        雪儿:他真的变了,性情乖戾,目光凶狠,太可怕了!

        我听说人吸毒后就没有了人性,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是真的吗?

        妈妈:毒品确实危害大,可以使人丧心病狂,可你爸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就被毒品打倒的(妈妈一边说一边面容沉重地摇头)

         

        (分局长上,敲了敲门)

        (妈妈捋了捋头发,上前开门)

        妈妈:呵!是局长,您好您好,请进。

        局长:您好,刚吃完饭吧。

        局长:(进门看到地上的蛋糕,愣了一下)雪儿,惹你妈不高兴了?

        雪儿:局长伯伯好。(羞怯地低下头)

        妈妈:不关孩子的事,局长您请坐。

        局长:(局长神情严肃,立正敬礼) 雪儿妈、雪儿,你们辛苦了!你们受累了!组织关心不够啊!

        妈妈:(一时不知所措)局长,不能这么说,是雪儿爸给局里抹黑了,对不起组织啊。

        局长:对不起,对不起,雪儿爸爸出点状况,你们先听听他带给你们的话。

         

        (局长拿出手机,放录音,爸爸声音响起)

        爸爸:雪儿,雪儿妈,对不起,对不起,这些话藏在心里憋得我好难受,今天终于可以一吐为快了。

        爸爸:自从大李的案件以后,在你们眼里,我就变成另外一个人,变成一个自甘坠落,自毁长城的人,从一个缉毒英雄变成一个整天借酒浇愁,意志消沉,自暴自弃的人,还大闹局长办公会,砸毁会议室,出入灯红酒绿场所,与不三不四的女人勾勾搭搭,甚至吸毒被抓,让你们以及同事朋友伤心透了。

        爸爸:雪儿,爸爸苦啊!你大李叔牺牲后,那毒枭失去了踪迹,其背后的贩毒集团也消失了,我对不起你大李叔啊,他乡下年迈的妈妈还在望眼欲穿苦苦等着说是出国执行任务的儿子回家,我不给她老人家一个交代我上愧天下愧地,更愧对李妈妈,你大李叔也难瞑目啊如果不尽快捣毁这个特大贩毒团伙,不知还将祸害多少人多少个家庭为了迷惑他们在我市的眼线,我主动向组织请缨,制造落及吸毒的假象,装扮成粉仔混入毒窝,追踪这个跨境贩毒集团的线索,将这些恶贯满盈的人绳之以法。现在我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也必须还原一个真实的父亲和丈夫了。

        爸爸:雪儿,爸爸因为工作的原因,欠你太多的关爱,特别是这两年,让你遭受了耻辱,还对你恶言相对,伤透了你的但爸爸看得出你是一个坚强乐观的孩子,你顶住了,勇敢地面对生活,学习也很好,我感到欣慰,爸爸为你骄傲!加油,雪儿!

        雪儿:(哭泣)爸爸!

        爸爸:雪儿妈,我只能对你说一万个“对不起”,人生中能遇到你是我的福分这么多年来,没有你的支持,我怎么能这样一往无前地冲锋陷阵,是你用善良贤惠的弱肩撑起了我们温暖的家,你工作也忙,还要教育雪儿伴着她成长我腿脚不便的爸爸和多病的妈妈如果没有你的照顾,不知道会是怎么样,我都不敢想……人们老说男人是女人的依靠,但你却是我的靠山,如果没有你,我早就倒下了……这一次我为了大的家,硬是把我们的小家抛给你,还制造假象伤害你,让你一个人背负着痛苦前行……我也一样在滴血啊,我始终相信你能扛得住,再苦再累你也会坚定地走下去……没办法,谁让我们当初选择这一行我们注定聚少离多,风餐露宿,忍孤独正因为有了我们这一群人的负重前行,才有了万家灯火和岁月静好……

        爸爸:明天是收网决战的日子,刚好是我的生日,希望能回到你们的身边,一家人欢聚在一起,庆祝我重生,我为自己加油,自己祈祷!

        爸爸:雪儿妈,假如我……(停顿片刻),不要伤心,从入警那一刻我就时刻准备着,这是光荣的归宿,我践行了当初的铮铮誓言,笃守初心,终得始终,你应该为我感到高兴……只是苦了你,今后这个家真的就要全靠你了,我辜负了你,违背了当初的约定——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哽咽)……

        爸爸:雪儿,此刻你一定也在听,你经常自诩是女汉子,女汉子是不相信眼泪的。你也长大了,明事理,懂礼貌,我走得十分放心你以后要帮妈妈照顾爷爷奶奶,替爸爸关心妈妈,我看好你。

        雪儿:(哭泣)爸爸,你看错了,我根本就是一个小女生。

        爸爸:雪儿妈,有你,我今生无憾,此刻我临别跪求,替我这个不孝子为双亲养老送终,陪伴雪儿长大成人……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欠的来生一定还!

        妈妈:(哭泣)你怎么能不声不响扔下我们就走。

        (悲伤音乐响起)

        局长:雪儿,雪儿妈,别太悲伤,我来之前刚收到消息,子弹成功从颅脑里取出来了,但仍然处于昏迷状态,还有生命危险。

        雪儿:爸爸加油!(妈妈如释重负状,手扶着桌沿)

        局长:雪儿,你爸孤身一人打入毒窝,今天下午配合省厅在边境成功将一个特大制贩毒集团一网打尽,杀害你大李叔的那个毒枭也被抓获归案

        雪儿:(屈臂加油)耶,好样的!

        局长:战斗中,你爸受伤了,还好,手术成功了。你应该为他骄傲,之所以有很多人看不到黑暗,是因为有无数像你爸一样的人勇敢地舍身将黑暗挡住。

        妈妈:对,就是因为有了这一抹藏蓝,我们的大地才更加绚丽灿烂!

        局长:雪儿,今天是你爸的生日,快将蛋糕收拾起来,我们来为你爸祝福,祈祷他早日脱离危险,然后我们立刻动身去省城,陪伴他,为他加油!

        (雪儿捡拾地上的蛋糕,灯光渐暗,蛋糕电蜡烛亮起,音乐渐响)

        局长、妈妈、雪儿:(合掌,同唱)祝你生日快乐,祝你身体健康,祝你生日快乐……

        (幕下)

         

        守望作者黄穆然.jpg

         

        作者简介:黄穆然,广东省潮州市公安局潮安分局民警。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

        好运彩app

      1. <th id="sp2kx"><pre id="sp2kx"><video id="sp2kx"></video></pre></th>
        <button id="sp2kx"><object id="sp2kx"></object></button>
            <button id="sp2kx"><object id="sp2kx"></object></button>

            <li id="sp2kx"><acronym id="sp2kx"></acronym></li>

            宁夏银川 | 瓦房店 | 六安 | 辽源 | 石狮 | 台南 | 果洛 | 兴化 | 辽宁沈阳 | 霍邱 | 石嘴山 | 盘锦 | 株洲 | 梧州 | 定安 | 驻马店 | 资阳 | 揭阳 | 文昌 | 南安 | 伊犁 | 延边 | 南通 | 林芝 | 荆门 | 长兴 | 灌云 | 广饶 | 本溪 | 眉山 | 白沙 | 瓦房店 | 大庆 | 简阳 | 孝感 | 永新 | 三河 | 玉环 | 威海 | 常州 | 洛阳 | 德清 | 楚雄 | 龙口 | 余姚 | 醴陵 | 庄河 | 武威 | 安庆 | 如东 | 乌兰察布 | 东营 | 孝感 | 南通 | 漯河 | 湛江 | 景德镇 | 百色 | 临猗 | 孝感 | 泰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阿克苏 | 朔州 | 庄河 | 江西南昌 | 迪庆 | 曲靖 | 苍南 | 海门 | 南阳 | 长葛 | 克孜勒苏 | 菏泽 | 海北 | 郴州 | 慈溪 | 齐齐哈尔 | 滕州 | 高雄 | 梅州 | 正定 | 海安 | 宜昌 | 新泰 | 伊犁 | 临汾 | 咸阳 | 海东 | 武安 | 平潭 | 宜昌 | 宜宾 | 昌吉 | 玉环 | 漯河 | 枣庄 | 公主岭 | 贵港 | 揭阳 | 兴安盟 | 眉山 | 台南 | 姜堰 | 巴彦淖尔市 | 肥城 | 燕郊 | 徐州 | 昌吉 | 长兴 | 陇南 | 高雄 | 资阳 | 双鸭山 | 鞍山 | 抚州 | 湘潭 | 金华 | 台北 | 吉林 | 恩施 | 大庆 | 沛县 | 菏泽 | 黔东南 | 韶关 | 河池 | 莒县 | 枣庄 | 高密 | 东莞 | 大理 | 宁波 | 鄂尔多斯 | 平顶山 | 吉林 | 如皋 | 伊犁 | 海门 | 红河 | 莱州 | 石河子 | 海南海口 | 偃师 | 大兴安岭 | 德清 | 阜阳 | 崇左 | 十堰 | 许昌 | 和田 | 赣州 | 安岳 | 汝州 | 台中 | 钦州 | 迁安市 | 凉山 | 昌吉 | 诸暨 | 象山 | 扬州 | 汕头 | 百色 | 梧州 | 燕郊 | 吉林 | 张家口 | 台山 | 林芝 | 厦门 | 白银 | 威海 | 那曲 | 德州 | 定西 | 吕梁 | 海拉尔 | 新沂 | 荆州 | 海东 | 钦州 | 泗洪 | 信阳 | 嘉善 | 那曲 | 莱州 | 荆州 | 曲靖 | 燕郊 | 廊坊 | 天门 | 马鞍山 | 阿拉善盟 | 大丰 | 无锡 | 霍邱 | 平顶山 | 温州 | 义乌 | 东阳 | 安康 | 固原 | 天水 | 巴中 | 宣城 | 泰安 | 衡阳 | 东方 | 驻马店 | 黄冈 | 宜春 | 宣城 | 衢州 | 灌南 | 盐城 | 盐城 | 景德镇 | 阿坝 | 临沧 | 河池 | 瑞安 | 铜仁 | 四川成都 | 珠海 | 简阳 | 南京 | 万宁 | 固原 | 陵水 | 通化 | 瑞安 | 沧州 | 淮南 | 开封 | 陇南 | 泰安 | 琼中 | 马鞍山 | 伊犁 | 德宏 | 镇江 | 阿拉尔 | 清远 | 延安 | 乌兰察布 | 安吉 | 赤峰 | 运城 | 亳州 | 河南郑州 | 丹阳 | 昌都 | 湘西 | 商洛 | 喀什 | 海东 | 广西南宁 | 聊城 | 连云港 | 台州 | 佛山 | 安徽合肥 | 宜昌 | 宜都 | 辽源 | 昌吉 | 海西 | 四川成都 | 鹰潭 | 灌南 | 玉林 | 淮南 | 柳州 | 明港 | 万宁 | 萍乡 | 五家渠 | 红河 | 嘉善 | 江门 | 单县 | 云南昆明 | 韶关 | 澳门澳门 | 茂名 | 东营 | 深圳 | 双鸭山 | 石河子 | 梧州 | 定安 | 枣庄 | 承德 | 楚雄 | 南京 | 怒江 | 吐鲁番 | 湖州 | 衡阳 | 衢州 | 云南昆明 | 那曲 | 温州 | 湛江 | 贺州 | 三门峡 | 安吉 | 定安 | 汉川 | 广饶 | 石狮 | 大丰 | 黔南 | 西藏拉萨 | 天门 | 济南 | 嘉善 | 南安 | 建湖 | 襄阳 | 河池 | 宜都 | 新沂 | 泰州 | 黑河 | 常州 | 涿州 | 台湾台湾 | 普洱 | 铜川 | 玉环 | 任丘 | 邵阳 | 驻马店 | 山南 | 三明 | 阳泉 | 海门 | 阿里 | 无锡 | 永州 | 山东青岛 | 甘南 | 哈密 | 铜川 | 赵县 | 信阳 | 瑞安 | 明港 | 宿州 | 佛山 | 白城 | 鄂州 | 新余 | 安庆 | 洛阳 | 安康 | 赤峰 | 厦门 | 锦州 | 安岳 | 涿州 | 德宏 | 清远 | 新乡 | 绥化 | 绵阳 | 香港香港 | 延边 | 芜湖 | 果洛 | 贵港 | 湖南长沙 | 榆林 | 青海西宁 | 昌吉 | 大丰 | 阳江 | 任丘 | 邹城 | 嘉善 | 玉环 | 保山 | 安吉 | 吉林长春 | 海丰 | 钦州 | 攀枝花 | 沛县 | 遵义 | 平潭 | 百色 | 燕郊 | 乐平 | 张掖 | 咸宁 | 高雄 | 公主岭 | 馆陶 | 阿克苏 | 偃师 | 巴中 | 潜江 | 芜湖 | 湖南长沙 | 姜堰 | 龙口 | 台北 | 屯昌 | 随州 | 晋城 | 岳阳 | 云浮 | 临沧 | 宁国 | 阿里 | 汉川 | 枣阳 | 上饶 | 阜阳 | 启东 | 宜宾 | 新沂 | 北海 | 南京 | 和田 | 广安 | 长治 | 清远 | 新疆乌鲁木齐 | 衡阳 | 涿州 | 黔西南 | 沧州 | 凉山 | 博尔塔拉 | 汉川 | 鄂州 | 朝阳 | 鞍山 | 神木 | 鄂州 | 南充 | 温州 | 甘肃兰州 | 陵水 | 宝鸡 | 自贡 | 湛江 | 金华 | 咸阳 | 徐州 | 滨州 | 寿光 | 阿里 | 广饶 | 萍乡 | 南京 | 江苏苏州 | 石狮 | 伊春 | 南京 | 昭通 | 张掖 | 包头 | 玉环 | 招远 | 安阳 | 菏泽 | 单县 | 吕梁 | 伊春 | 锦州 | 铜陵 | 沛县 | 巴音郭楞 | 昭通 | 黄冈 | 三明 | 三明 | 任丘 | 博尔塔拉 | 诸城 | 江西南昌 | 驻马店 | 铜陵 | 贵港 | 江西南昌 | 白山 | 上饶 | 招远 | 东营 | 赵县 | 德州 | 信阳 | 保山 | 泸州 | 遂宁 | 酒泉 | 神木 | 陕西西安 | 河源 | 通化 | 乳山 | 上饶 | 运城 | 枣阳 | 眉山 | 安康 | 博尔塔拉 | 赤峰 | 常德 | 绥化 | 玉树 | 惠州 | 中山 | 乐山 | 桐城 | 汉中 | 漯河 | 常德 | 台南 | 新疆乌鲁木齐 | 吉林 | 南通 | 黑龙江哈尔滨 | 普洱 | 招远 | 宣城 | 广元 | 海南海口 | 广西南宁 | 来宾 | 广元 | 醴陵 | 广西南宁 | 漳州 | 鹤壁 | 寿光 | 赵县 | 昌吉 | 芜湖 | 泰州 | 燕郊 | 哈密 | 临夏 | 襄阳 | 马鞍山 | 青州 | 上饶 | 石狮 | 宿州 | 包头 | 潍坊 | 湖州 | 黄冈 | 雄安新区 | 明港 | 呼伦贝尔 | 金昌 | 霍邱 | 滕州 | 绍兴 | 临猗 | 汝州 | 海南 | 慈溪 | 十堰 | 日喀则 | 林芝 | 大兴安岭 | 溧阳 | 通化 | 平凉 | 齐齐哈尔 | 承德 | 平潭 | 昌都 | 天水 | 鹤岗 | 贵州贵阳 | 邢台 | 台北 | 乐山 | 海东 | 贺州 | 克拉玛依 | 克拉玛依 | 惠东 | 德宏 | 巴彦淖尔市 | 保亭 | 项城 | 巴彦淖尔市 | 石狮 | 儋州 | 乌海 | 九江 | 濮阳 | 吴忠 | 马鞍山 | 三河 | 驻马店 | 昌吉 | 海拉尔 | 茂名 | 苍南 | 东方 | 榆林 | 广元 | 韶关 | 绵阳 | 潍坊 | 武夷山 | 来宾 | 大兴安岭 | 攀枝花 | 南阳 | 甘南 | 日喀则 | 吉林 | 沧州 | 锡林郭勒 | 河源 | 台北 | 莒县 | 安岳 | 抚顺 | 北海 | 崇左 | 平潭 | 廊坊 | 日照 | 池州 | 黔南 | 台州 | 厦门 | 海门 | 金昌 | 茂名 | 承德 | 大连 | 如东 | 鄂州 | 厦门 | 启东 | 常州 | 南通 | 六盘水 | 孝感 | 秦皇岛 | 牡丹江 | 河池 | 呼伦贝尔 | 淄博 | 雄安新区 | 清徐 | 瓦房店 | 玉环 | 丹东 | 阳江 | 海丰 | 晋城 | 灌南 | 莱芜 | 吕梁 | 余姚 | 泸州 | 济宁 | 菏泽 | 泸州 | 昭通 | 北海 | 信阳 | 邯郸 | 万宁 | 荣成 | 十堰 | 台山 | 亳州 | 长垣 | 延安 | 威海 | 绥化 | 衡水 | 梧州 | 株洲 | 曲靖 | 海东 | 安庆 | 那曲 | 河池 | 吉林 | 四平 | 定安 | 邯郸 | 博罗 | 兴安盟 | 潮州 | 阿勒泰 | 昌都 | 临猗 | 汉川 | 湘潭 | 通辽 | 辽阳 | 红河 | 毕节 | 黑河 | 厦门 | 余姚 | 鹤壁 | 三明 | 楚雄 | 基隆 | 阳泉 | 梅州 | 博尔塔拉 | 广饶 | 曹县 | 丹东 | 泗阳 | 赣州 | 招远 | 澳门澳门 | 淮北 | 四平 | 屯昌 | 烟台 | 承德 | 安阳 | 临夏 | 固原 | 迪庆 | 苍南 | 保定 | 浙江杭州 | 保山 | 永州 | 襄阳 | 邵阳 | 茂名 | 德清 | 凉山 | 柳州 | 扬州 | 阳江 | 基隆 | 河池 | 濮阳 | 葫芦岛 | 东阳 | 大理 | 武威 | 吉安 | 寿光 | 香港香港 | 兴安盟 | 福建福州 | 沧州 | 凉山 | 嘉兴 | 基隆 | 濮阳 | 垦利 | 威海 | 巴音郭楞 | 漯河 | 三沙 | 曹县 | 来宾 | 沧州 | 衡水 | 滁州 | 运城 | 大庆 | 灌南 | 东莞 | 克孜勒苏 | 武夷山 | 大理 | 昌吉 | 定西 | 牡丹江 | 玉树 | 日土 | 文山 | 泸州 | 余姚 | 承德 | 商丘 | 宣城 | 泗阳 | 扬中 | 三门峡 | 玉环 | 自贡 | 绍兴 | 白沙 | 甘南 | 中山 | 伊犁 | 神农架 | 泸州 | 如东 | 东营 | 邹平 | 鹤壁 | 眉山 | 益阳 | 济南 | 玉树 | 淮安 | 高密 | 眉山 | 大兴安岭 | 甘孜 | 汝州 | 大庆 | 朔州 | 天水 | 四平 | 巢湖 | 信阳 | 绵阳 | 内江 | 招远 | 基隆 | 焦作 | 锡林郭勒 | 黑龙江哈尔滨 | 阿里 | 大兴安岭 | 汕头 | 锡林郭勒 | 馆陶 | 招远 | 日喀则 | 平顶山 | 明港 | 云南昆明 | 岳阳 | 海宁 | 白沙 | 德清 | 牡丹江 | 海拉尔 | 襄阳 | 宜宾 | 德州 | 宁波 | 汝州 | 宝鸡 | 红河 | 云南昆明 | 达州 | 黑河 | 昭通 | 邳州 | 铁岭 | 黑龙江哈尔滨 | 泉州 | 白沙 | 简阳 | 神木 | 汉川 | 西藏拉萨 | 梅州 | 陇南 | 齐齐哈尔 | 贺州 | 广饶 | 营口 | 霍邱 | 菏泽 | 济源 | 宣城 | 平顶山 | 白银 | 萍乡 | 宁波 | 吉林 | 安顺 | 白沙 | 广饶 | 三河 | 烟台 | 阿拉尔 | 黑龙江哈尔滨 | 朔州 | 克孜勒苏 | 张北 | 泰州 | 汕头 | 赤峰 | 儋州 | 乌兰察布 | 灌南 | 佳木斯 | 安吉 | 洛阳 | 和县 | 天长 | 白城 | 辽宁沈阳 | 湖北武汉 | 南京 | 海宁 | 襄阳 | 莒县 | 海南海口 | 阿勒泰 | 长垣 | 永新 | 崇左 | 阳春 | 任丘 | 海南 | 伊犁 | 运城 | 山南 | 金坛 | 三亚 | 莆田 | 黄冈 | 宿州 | 宜昌 | 广汉 | 白城 | 定西 | 寿光 | 龙口 | 义乌 | 江门 | 新疆乌鲁木齐 | 镇江 | 张掖 | 吴忠 | 亳州 | 日喀则 | 株洲 | 三亚 | 青州 | 蚌埠 | 果洛 | 白银 | 江苏苏州 | 抚顺 | 阿拉善盟 | 绥化 | 白城 | 铁岭 | 蓬莱 | 锡林郭勒 | 芜湖 | 泗阳 | 公主岭 | 建湖 | 莱州 | 玉树 | 灌南 | 赣州 | 佛山 | 兴安盟 | 临沂 | 湖北武汉 | 景德镇 | 招远 | 陵水 | 邹平 | 兴安盟 | 廊坊 | 珠海 | 平顶山 | 云南昆明 | 桐城 | 五家渠 | 明港 | 泰兴 | 延安 | 桐城 | 保定 | 许昌 | 湖南长沙 | 佛山 | 长葛 | 克拉玛依 | 鹰潭 | 姜堰 | 晋江 | 克孜勒苏 | 雅安 | 新余 | 舟山 | 钦州 | 澳门澳门 | 延边 | 乳山 | 盘锦 | 西双版纳 | 遵义 | 辽源 | 醴陵 | 石嘴山 | 乌兰察布 | 天长 | 神农架 | 绥化 | 绥化 | 东海 | 十堰 | 亳州 | 大庆 | 新余 | 韶关 | 德阳 | 朔州 | 河北石家庄 | 山西太原 | 曲靖 | 济南 | 顺德 | 昆山 | 景德镇 | 池州 | 锦州 | 和田 | 新疆乌鲁木齐 | 防城港 | 黔东南 | 达州 | 淮南 | 明港 | 钦州 | 陇南 | 新沂 | 蓬莱 | 丹阳 | 东台 | 淮南 | 仁怀 | 平凉 | 柳州 | 锦州 | 南平 | 泰安 | 大丰 | 德州 | 白银 | 延边 | 沧州 | 镇江 | 肇庆 | 七台河 | 辽阳 | 岳阳 | 宜昌 | 果洛 | 晋江 | 北海 | 海东 | 泰安 | 陇南 | 鸡西 | 锡林郭勒 | 启东 | 定西 | 遂宁 | 澳门澳门 | 新沂 | 仙桃 | 连云港 | 平凉 | 昌都 | 昌吉 | 芜湖 | 神农架 | 安顺 | 芜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