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sp2kx"><pre id="sp2kx"><video id="sp2kx"></video></pre></th>
    <button id="sp2kx"><object id="sp2kx"></object></button>
        <button id="sp2kx"><object id="sp2kx"></object></button>

        <li id="sp2kx"><acronym id="sp2kx"></acronym></li>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百变神探(六十四)

        来源:网投 作者:杨远新

        第六十四章  渔歌唤妻妻不应,兄弟兼程春柳湖

        刑警大队办公室里,沈惠民、韦珞奇相对而坐。新老两位大队长正式办理工作交接手续。沈惠民多次催促移交,韦珞奇却迟迟不肯接。这天,沈惠民终于抓住了一个机会。

        局政工秘书室通知:所有在职警察务必在11月底以前休完本年度工休假。这是落实从优待警的一大举措。过去是没休假的每天补贴50元,今年是休了假的每天补贴100元,没有休假的不给补贴。

        沈惠民立即办理工休假手续。

        韦珞奇被迫在他的工休假报告上签批:“同意。”

        移交工作按正常程序进行。末了,韦珞奇不舍地问道:“您真的要休假,丢下我和刑警大队不管了吗?”

        沈惠民看了看门外,起身走到门口,把门关拢,回到韦珞奇对面,低声说:“这几天我反复分析邬娜瑰逃跑的去向,以她的阴险狡诈,十有八九潜藏到春柳湖去了。她认为那里是我最亲近、最放得心的地方,是全国闻名的安全村、无毒村。对她来说是最危险的地方;照常规思维,我们以为她不会去最危险的地方;她便来个逆向思维,越是危险的地方她越要去,她隐藏起来越安全。这也许是我错误的判断,但我不想放弃。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争论,为了不走漏风声,我决定来他个明修棧道,暗度陈仓。我名义上休假,实际上我去春柳湖展开对邬娜瑰的侦查追踪。一旦有情况,我会及时与你联系。”

        韦珞奇激动地握住沈惠民的手连声说:“我知道你心里时刻都想着如何彻底侦破‘枫林1号’案。谢谢您对我的支持,我期待您的好消息。”

        沈惠民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个包裹,里面装着武圣强送给他的那台手机。他递给韦珞奇说:“请替我转交武局长。”

        韦珞奇问:“这是什么?”

        沈惠民说:“是一种政治待遇。”

        韦珞奇不明白:“哪种政治待遇?能告诉我吗?”

        沈惠民说:“到时候你会知道的。你替我转交就是了。”

        韦珞奇不再追问,她收好包裹说:“我一定完成任务。”

        沈惠民站起身,说:“从现在开始,我们一致对外说我休假去了。”

        韦珞奇握住他的手说:“好的。您要多保重!”

        沈惠民走出分局机关,已是夜深人静之时。他不由自主地来到湘江一大桥,站在柳润美投江的地方,对着滚滚江水,一遍又一遍地唱起春柳湖渔歌:

         

        岸边柳树枝连枝,

        水下莲藕丝连丝,

        空中大雁飞成行,

        湖上儿女心相知。

         

        沈惠民企图用春柳湖渔歌,唤来柳润美的应答。他顺着风势,侧耳聆听,风呼呼,浪啸啸,回应的渔歌似有似无。他又稍稍提高了一点嗓音唱道:

         

        折断柳枝触动根,

        采下莲蓬牵连筋,

        孤雁离群众雁唤,

        渔船渔篙永不分。

         

        沈惠民唱着渔歌,跳上大桥护栏,朝湘江中探出头,他希望柳润美听到他的歌声,突然从波涛中跃出,飞身上桥,与他在桥上团聚拥抱。然而,江中什么也看不见,只听见江水哗哗地从桥下涌过,向北流去。他觉得是他的渔歌太弱,水声太大,柳润美听不见他的渔歌。他又将声音提高了一点唱道:

         

        春柳湖上满湖柳,

        满湖春柳迎风走,

        柳叶铺成绿地毯,

        柳枝起舞迎朋友。

         

        沈惠民边唱边捕捉柳润美的回应,他相信柳润美一定会听到他的渔歌,一定会与他和唱。他伸长脖子朝湘江中探听,依然只有风声,水声。他想:一定是自己的声音太小了,润美难以听清。他又提高了嗓音,深情地唱道:

         

        春柳湖上满湖柳,

        满湖春柳手牵手,

        柳丝搭起连心桥,

        柳汁酿成爱情酒。

         

        沈惠民在桥栏上边唱边舞,边舞边唱。这时的湘江一大桥上,除了他,没有别的行人,没有别的车辆,整座大桥成了他一人且歌且舞的舞台。他的渔歌从桥上飘进湘江,一句句,一声声,凄婉、悠长:

         

        春柳湖上满湖柳,

        满湖春柳笑点头,

        柳丝柳叶紧相依,

        柳根柳梢皆风流。

         

        沈惠民忘情地唱,忘情地舞,嗓子流血,脚板流血,他仍然坚持唱,他仍然坚持舞。他似乎听见北去的江面上传来了柳润美的回唱:

         

        春柳湖上满湖柳,

        满湖春柳放歌喉,

        柳絮播下幸福种,

        柳干筑成阳光路。

         

        沈惠民停止了歌唱,张着耳朵,静静地期待柳润美回应的渔歌渐渐向他靠近。然而,那声音始终是那么遥远,是那么模糊,是那么微弱:

         

        春柳湖上满湖柳,

        满湖春柳写春秋,

        老柳拂去人间苦,

        新柳织出壮美图。

         

        沈惠民心想:只怕是他不该停止唱,不该停止舞,柳润美听不见他唱,看不见他舞,又在半路上打了回转。他必须赶紧唱,他必须赶紧舞。沈惠民又在湘江一大桥上唱起来,舞起来:

         

        百丈渔网一针引,

        千张渔帆一风行,

        万顷碧波一湖水,

        夫妻拧成一股绳。

         

        果然,他听见柳润美回应的渔歌传来,开始很微弱,很遥远,渐渐拉近,渐渐清晰:

         

        春柳湖上满湖柳,

        湖水春柳永相守,

        湖水滋润春柳绿,

        满湖春柳铺锦绣。

         

        春柳离了春柳湖,

        满湖碧水急白头,

        湖上卷起千重浪,

        呼天唤地寻春柳。

         

        沈惠民听得明明白白,这是柳润美的回应,她唱的正是她平时最喜爱唱的渔歌。渔歌正一步步朝他接近。他高兴得几乎疯狂,敞开嗓门,放声和唱:

         

        春柳湖上满湖柳,

        满湖春柳植湖土,

        根深三尺丝千丈,

        年年报春柳为首。

         

        这时,沈惠民隐约看见湘江上游飞速漂来一叶小船,回应他的渔歌正是从那条小船上飞来。柳润美的声音他太熟悉不过了,他只要听到一丝丝,就能准确无误地作出判断。他欲朝江中大声呼喊柳润美的名字。他转念一想,觉得那样不好。他改变主意,又用柳润美最喜爱的渔夫号子呼唤:

         

        抓住纲,嗨哟嗨!

        撒大网,哟嗨哟!

        江水深,嗨哟!嗨哟!嗨哟哟!

        鱼儿壮,嗨哟!嗨哟!嗨哟哟!

        长篙一竿拨激流哟!

        举世无双湘江郎嗨哟嗨!

         

        沈惠民相信柳润美听见这首渔夫号子,会更快地朝他怀抱里扑来,因为这是柳润美最喜爱听、最喜爱唱的渔夫号子。她每当听到这首渔夫号子,就显得满面红光,激情四溢,浑身散发出青春的活力。果然不假,那叶小船很快靠拢湘江东岸,柳润美登上岸,跑步上了湘江一大桥,朝他这边奔了过来。她边跑边唱:

         

        抓住纲,嗨哟嗨!

        撒大网,哟嗨哟!

        江水深,嗨哟!嗨哟!嗨哟哟!

        鱼儿壮,嗨哟!嗨哟!嗨哟哟!

        长篙一竿拨激流哟!

        举世无双湘江郎嗨哟嗨!

         

        沈惠民不顾一切地迎了上去。他发疯般地将来人和渔夫号子一起搂进了怀里,嘴里连声呼唤:“美美!你回来了!我知道你不会丢下我和心柳,一人独自远行。美美!你终于回来了。我相信你不会走,我没有对儿子说起你走的事。你不会走,所以我没有必要对儿子说起。看看!你不是回来了吗?美美!你回来了就好!”

        沈惠民忘情地搂住来人亲吻。

        他的动作突然僵硬了。

        沈惠民望着怀中的人,他仔细看了看,问:“怎么是你?”

        来人哇的一声痛哭,喊道:“姐夫哥!我们回家吧!”

        柳成行拉着沈惠民,欲往橘子洲头走。

        沈惠民僵立在原地不动。他说:“不!我不回家。我没有家。”

        柳成行对他说:“那就去碧莲河餐馆吧!”

        沈惠民说:“我哪里都不去。我要在这里等你姐姐一起回家。”

        柳成行流着泪,难过地说:“姐姐她再也回不来了。”

        沈惠民说:“不!你姐姐她会回来的。她一定会回来的!”

        柳成行大声吼道:“我姐姐她!她丢下你和心柳,只顾自己一时解脱,一时痛快,投江而死!她自私自利。她没有良心。她是逃兵。对这样的人,你不值得想她。你要永远把她忘掉,忘得一干二净!”

        沈惠民对柳成行举起了拳头,怒斥道:“我不许你骂她!我不许你胡说!你姐姐没有死!她很快就会回来。她要我在这里等她一起回家。”

        柳成行替沈惠民擦掉脸上的泪水,安慰他,对他说:“姐夫哥!你是全国有名的百变神探。你是人们敬重的警界英雄。你要有勇气面对现实。我姐姐她的确是投湘江死了。你不要再留恋她了。她这样的女人,不值得你半点留恋。你一定要振作起精神来,继续发挥你的专长,用你的百变术,惩治犯罪,护卫正义和法律。”

        沈惠民连连摇头,说:“你姐姐没有死。她是去了一个她想去的地方。我要去那个地方找她。你要陪我一起去那个地方。”

        柳成行说:“你要我陪你去哪里都行。哪怕上天入地我也陪你去。”

        沈惠民说:“我要去春柳湖。你姐姐一定是回春柳湖了,她在那里等我。我要回春柳湖。”

        柳成行泪流满面,哽咽着说:“好!我明天就陪你去春柳湖。”

        沈惠民说:“不!不能等到明天,现在就动身。我们连夜赶到春柳湖,明天就把你姐姐接回来。”

        柳成行说:“如今这天太黑了,这么远的路程,有一百多公里,我担心路上出危险。”

        沈惠民说:“这话不像是从春柳湖的男子汉口里讲出来的。没有危险,要我们男子汉干什么?天大的危险也要去,没有危险能够阻挡住勇士的脚步。”

        柳成行说:“还是明天去吧!”

        沈惠民说:“明天有明天的事。”

        柳成行说:“你都下岗了,不再是那个呼风唤雨的刑警大队长了,你还有屁事!”

        沈惠民说:“我还担任刑警大队的党支部副书记、协理员。这是组织上对我的高度信任。我还有案子要挖。我要早点去,早点回。好兄弟!你就连夜陪我去吧!”

        柳成行说:“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沈惠民说:“不说是一个条件,就是一百个条件我也答应。”

        柳成行说:“你可不能变化。”

        沈惠民说:“兄弟!你哥历来讲话算数。这点你还不了解吗?!”

        柳成行说:“如今的人啦,都变得不是那么回事了。”

        沈惠民说:“无论天变地变,千变万变,你哥没有变。你说吧!要我答应你什么条件?”

        柳成行说:“你要答应我从今以后再也不当那个狗屁协理员,我才答应连夜陪你去春柳湖寻找我姐姐。”

        沈惠民想了想,说:“其实你不陪我去,我也能去。我别的都不怕,就是怕春柳湖的父老乡亲还像以前那样要我对渔歌。我对不上渔歌,他们就不让我进渔村。你看我如今这宝里宝气的样子,哪里还能对得上渔歌呀!好兄弟!你就帮哥哥一把吧!”

        湘江一大桥上,柳成行一把抱住沈惠民号啕大哭。

        湘江停止了流淌。

        江水无声。

        沈惠民、柳成行抱头痛哭了一场,连日来憋在心中的痛苦得到了些许宣泄和释放。他俩擦干眼泪,边互相安慰,边来到桥头。

        柳成行招拢一辆出租车。

        司机问:“去哪里?”

        柳成行答:“春柳湖。天黑,路远,你说加收多少租车费?”

        司机说:“按章办事。车费450元。特困户、残疾人、荣誉军人、全国优秀民警、有突出贡献专家,优惠50元。”

        柳成行道:“不要优惠,只要你不宰我们一刀就行。”

        出租车司机说:“你莫看我们出租车司机是给别人打工的,要地位没地位,要金钱没金钱,可我们出租车司机是长沙的脸面呀!无论什么人来长沙,首先打交道的就是我们出租车司机嘛!所以我们平时要养成好的素质,才能时刻经得起检验。就说眼前吧!假如你俩是中央暗访组的,我让你俩在大桥上搭载,那对长沙的影响就太不好了。你们晓得不晓得长沙的文明城市是怎么被中央文明办涮下来的吗?”

        柳成行说:“不晓得呀!”

        出租车司机说:“嗨!大街小巷都传遍了,你们为何还蒙在鼓里。我告诉你们吧!中央暗访组的一位领导,他一走出长沙火车站就装扮成北方农民模样,上身赤膊,下身短裤,脚上布鞋,走到一位执勤的交通警察面前问路。你们晓得长沙人的做派啦!都喜欢嘴里一天到晚嚼槟榔,张口就是‘何解罗?老子两下搞死你!操你妈妈鳖!’那位交警大爷也不例外,当时嘴里嚼槟榔,手里夹支烟,眼里盯着路过的漂亮妹仔,连问三声他都没有理睬,当问第四次的时候,他很不耐烦地做了个手势,嘴里咕哝了一句。长沙话本来就难听得很,我接触到的外地人都说长沙话是世界上最粗的话,最痞的话,加上那位交警大爷那么一咕哝,那么一甩手,人家就更是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了。中央暗访组的领导认为,就凭那位交通警察糊弄老百姓的态度,就可以看出长沙城的不文明程度,就可以看出长沙市的有关领导只搞花架子,没有做扎实工作,嘴里讲与党中央保持一致,行动上尽搞些欺骗中央的事。文明城市要是评给长沙,那全国所有大小城市全都文明了。”

        柳成行说:“这种街谈巷议,当不得真的。”

        出租车司机说:“这个传说是真是假,我不去管它。反正我们出租车司机不能坏了长沙的形象,白天、黑夜都要自觉做到一个样。”

        一小时二十分钟后,出租车将他俩送到了长常高速公路的第10个出口太子庙。这里离春柳湖还有二三十里路程。沈惠民坚持要步行。出租车掉头离去。这时,黑夜更深沉。柳成行说:“这样走下去,至少两个小时,天亮才能到春柳湖。”

        沈惠民说:“我要的就是这两个小时。请你教我唱渔歌。”

        柳成行不明白:“那是为什么?”

        沈惠民说:“你忘了春柳湖的风俗?”

        说着,他眼前浮现出每一次到春柳湖去的情景,那里的渔家姑娘和小伙子都在春柳湖上摆开隆重的渔歌互答仪式,欢迎他回春柳湖探亲。那仪式分为五道关。登上春柳湖的渔船是第一道;穿行杨柳林是第二道;驶过芦苇荡是第三道;竞舟莲花湾是第四道;进入渔村是第五道。他每经过一道关时,都有渔家小伙子和姑娘驾着油光光,黄津津的小渔船,或列成大雁型;或列成鲤鱼型;或列成荷花型;或列成杨柳型;或列成波浪型,迎接他的到来。先唱渔歌欢迎他;再唱渔歌考问他;最后唱渔歌赞美他。如果他一关应答不上渔歌,就不让他进春柳湖。一直唱到他应答正确才放行。整个仪式表现出了洞庭湖渔家对来宾火辣辣的情,火辣辣的爱。尤其对新婚女婿还会提出严格要求,提出热切希望。这种风俗,既体现了洞庭湖渔家的热情好客,也是对来宾的考验,一箭双雕。此时的沈惠民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

        柳成行说:“我们洞庭湖渔家的风俗可多呢!我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一种?”

        沈惠民说:“我指的是渔歌互答过五关呀!”

        柳成行说:“这个你不用担心。春柳湖的父老乡亲肯定知道了你和姐姐的近况,不会给你出难题。”

        沈惠民说:“我要打有准备之仗,必须先练习好渔歌。你教我唱吧!”

        柳成行说:“你以前不是学会了很多吗?还要我教?”

        沈惠民说:“那都是老掉牙了的。渔家的姑娘小伙们与时俱进,早就创新了。你教我唱新渔歌吧!。”

        柳成行说:“那好吧!”

        此时,西洞庭湖平原一派宁静,山川河流,村舍楼宇,树竹花草,一切都沉浸在睡梦中。

        从太子庙,到春柳湖,几十里沃野平畴,如果白日里看去,风景秀美如画,此刻则像一幅版画,给人以无限的想像空间。一路上,沈惠民、柳成行既要练唱渔歌,又怕惊扰了西洞庭湖平原的美梦。他俩轻轻地哼,悠悠地唱。柳成行耐心地教,沈惠民虚心地学,旋律从肺腑里产生,从胸腔中喷发,绕过五脏六腑,如微微湖风,似淙淙泉水,流过鼻翼,淌出双唇,跳跃于竹海、柳林,延伸于无际的芦苇滩、莲荷港,人与自然都陶醉在美好的音乐中。兄弟俩练习了一遍又一遍,吟唱了一首又一首,熟于口,铭于心,越练习兴致越高,越吟唱情绪越好,仿佛忘掉了人世间所有的苦难与烦恼。

        不知不觉间,几十里水乡柏油路被他俩一步一步地丈量过去,长常高速公路抛在了身后,渐渐接近春柳湖,那种甜美芬芳的湖水气息已经扑鼻而来,撩拨得心里头痒酥酥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

        好运彩app

      1. <th id="sp2kx"><pre id="sp2kx"><video id="sp2kx"></video></pre></th>
        <button id="sp2kx"><object id="sp2kx"></object></button>
            <button id="sp2kx"><object id="sp2kx"></object></button>

            <li id="sp2kx"><acronym id="sp2kx"></acronym></li>

            襄阳 | 义乌 | 阜阳 | 福建福州 | 东阳 | 招远 | 娄底 | 仁怀 | 宝应县 | 伊犁 | 亳州 | 锡林郭勒 | 辽源 | 张家界 | 象山 | 玉树 | 海安 | 广州 | 临猗 | 景德镇 | 四平 | 基隆 | 邢台 | 临沧 | 柳州 | 达州 | 仁怀 | 黄南 | 黑河 | 临海 | 伊犁 | 嘉峪关 | 阜阳 | 广安 | 琼中 | 博尔塔拉 | 永新 | 襄阳 | 马鞍山 | 延边 | 苍南 | 开封 | 包头 | 文山 | 吉林长春 | 厦门 | 澄迈 | 驻马店 | 云南昆明 | 荣成 | 云浮 | 大理 | 延安 | 烟台 | 吕梁 | 义乌 | 安吉 | 辽宁沈阳 | 湖南长沙 | 陵水 | 大庆 | 乐清 | 白城 | 湖州 | 沛县 | 咸宁 | 乌兰察布 | 阿勒泰 | 云南昆明 | 靖江 | 云浮 | 晋城 | 桐乡 | 六盘水 | 襄阳 | 台北 | 大庆 | 昌都 | 贵港 | 珠海 | 乌海 | 邹平 | 保定 | 新余 | 邳州 | 张掖 | 桐城 | 屯昌 | 澳门澳门 | 武夷山 | 庄河 | 甘孜 | 肥城 | 灌云 | 建湖 | 安庆 | 庄河 | 乌海 | 眉山 | 桂林 | 怀化 | 齐齐哈尔 | 信阳 | 潍坊 | 安岳 | 漯河 | 琼海 | 沭阳 | 基隆 | 海丰 | 馆陶 | 高密 | 洛阳 | 澳门澳门 | 乌兰察布 | 鹤壁 | 宁德 | 博罗 | 抚州 | 中山 | 吉林 | 防城港 | 盐城 | 包头 | 兴化 | 兴化 | 白城 | 吉林长春 | 宁国 | 荣成 | 喀什 | 新余 | 简阳 | 广元 | 义乌 | 葫芦岛 | 湖州 | 咸宁 | 枣庄 | 宁波 | 鸡西 | 咸阳 | 曲靖 | 汉中 | 龙岩 | 娄底 | 如东 | 甘孜 | 兴安盟 | 安岳 | 清远 | 莱芜 | 九江 | 定州 | 燕郊 | 玉溪 | 榆林 | 包头 | 长治 | 抚顺 | 包头 | 汝州 | 山西太原 | 哈密 | 淄博 | 海西 | 亳州 | 鹤壁 | 深圳 | 吉林长春 | 包头 | 巴音郭楞 | 张家口 | 宝鸡 | 三沙 | 阿坝 | 四平 | 简阳 | 绍兴 | 池州 | 文山 | 临海 | 章丘 | 德宏 | 安徽合肥 | 湘潭 | 明港 | 张掖 | 长垣 | 新沂 | 顺德 | 文山 | 延安 | 九江 | 无锡 | 鸡西 | 台南 | 镇江 | 大丰 | 承德 | 昌吉 | 黔西南 | 公主岭 | 无锡 | 六安 | 蚌埠 | 琼中 | 仁寿 | 朝阳 | 邢台 | 呼伦贝尔 | 咸阳 | 海东 | 河池 | 丹阳 | 茂名 | 葫芦岛 | 建湖 | 萍乡 | 永新 | 河池 | 瓦房店 | 常州 | 昌吉 | 昌吉 | 西藏拉萨 | 泸州 | 兴安盟 | 资阳 | 营口 | 百色 | 清徐 | 遵义 | 南充 | 榆林 | 涿州 | 玉树 | 南京 | 荆门 | 江门 | 怀化 | 黑河 | 葫芦岛 | 铜仁 | 青州 | 吉林 | 阜阳 | 福建福州 | 信阳 | 安康 | 孝感 | 随州 | 瑞安 | 安康 | 商洛 | 仁寿 | 黄山 | 鄢陵 | 莒县 | 白沙 | 澄迈 | 株洲 | 石河子 | 溧阳 | 巴音郭楞 | 牡丹江 | 株洲 | 西藏拉萨 | 阿坝 | 那曲 | 克孜勒苏 | 吉林长春 | 汉中 | 菏泽 | 怒江 | 清徐 | 昆山 | 丹东 | 高雄 | 绍兴 | 醴陵 | 临汾 | 德州 | 顺德 | 黄南 | 盘锦 | 六安 | 宁德 | 长垣 | 鹤岗 | 宜昌 | 宿迁 | 福建福州 | 苍南 | 山西太原 | 仁怀 | 巴中 | 台北 | 惠州 | 宝应县 | 防城港 | 昌吉 | 芜湖 | 荆州 | 衢州 | 泰州 | 蚌埠 | 霍邱 | 本溪 | 慈溪 | 潜江 | 昭通 | 宁国 | 平顶山 | 义乌 | 邢台 | 宿迁 | 三明 | 南平 | 湖州 | 漯河 | 鹤岗 | 汕头 | 湛江 | 海南海口 | 赵县 | 阿克苏 | 兴安盟 | 扬中 | 四平 | 珠海 | 金坛 | 台山 | 南充 | 宿迁 | 曹县 | 日土 | 文昌 | 灵宝 | 葫芦岛 | 南通 | 滨州 | 海宁 | 林芝 | 商洛 | 抚顺 | 台北 | 伊春 | 石狮 | 遵义 | 廊坊 | 长葛 | 馆陶 | 南阳 | 通辽 | 琼海 | 东营 | 金华 | 玉林 | 吉林 | 贵港 | 茂名 | 吉安 | 黑龙江哈尔滨 | 江西南昌 | 辽源 | 张北 | 德宏 | 博罗 | 溧阳 | 巴音郭楞 | 垦利 | 晋中 | 曲靖 | 昌吉 | 赤峰 | 高雄 | 安徽合肥 | 义乌 | 醴陵 | 博尔塔拉 | 濮阳 | 永州 | 安吉 | 三亚 | 贵港 | 眉山 | 清徐 | 屯昌 | 枣庄 | 宜宾 | 三河 | 临海 | 醴陵 | 台湾台湾 | 高密 | 商丘 | 辽宁沈阳 | 珠海 | 公主岭 | 中卫 | 嘉兴 | 桓台 | 陵水 | 怒江 | 廊坊 | 临沂 | 忻州 | 绥化 | 天长 | 雄安新区 | 崇左 | 深圳 | 大同 | 燕郊 | 阿勒泰 | 荆门 | 阿拉尔 | 玉环 | 四平 | 吉林长春 | 阳江 | 石河子 | 泗阳 | 鹤壁 | 黔东南 | 武威 | 广安 | 日喀则 | 枣阳 | 大连 | 武威 | 保亭 | 惠州 | 广安 | 大兴安岭 | 驻马店 | 图木舒克 | 伊犁 | 辽源 | 赣州 | 安吉 | 枣庄 | 香港香港 | 韶关 | 台山 | 齐齐哈尔 | 临汾 | 阳江 | 衢州 | 朔州 | 营口 | 顺德 | 澳门澳门 | 厦门 | 金昌 | 海南 | 四川成都 | 沭阳 | 资阳 | 兴安盟 | 曲靖 | 三河 | 楚雄 | 泸州 | 烟台 | 江西南昌 | 北海 | 榆林 | 汕尾 | 禹州 | 三河 | 阿坝 | 大连 | 清徐 | 五家渠 | 博尔塔拉 | 兴安盟 | 三河 | 淮南 | 安庆 | 义乌 | 大理 | 鹤壁 | 广元 | 塔城 | 海拉尔 | 馆陶 | 临沧 | 池州 | 张家口 | 海北 | 常州 | 株洲 | 吐鲁番 | 万宁 | 鄢陵 | 琼中 | 玉树 | 红河 | 邹城 | 义乌 | 肇庆 | 五家渠 | 开封 | 广州 | 霍邱 | 南阳 | 江西南昌 | 平凉 | 镇江 | 乐山 | 宜都 | 常德 | 凉山 | 海安 | 枣阳 | 贵州贵阳 | 乐清 | 眉山 | 眉山 | 三沙 | 晋中 | 滕州 | 宜春 | 澳门澳门 | 常德 | 石狮 | 姜堰 | 株洲 | 巢湖 | 顺德 | 漳州 | 葫芦岛 | 嘉兴 | 象山 | 呼伦贝尔 | 保亭 | 邢台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吉林长春 | 贺州 | 毕节 | 泗阳 | 伊犁 | 邹平 | 绵阳 | 乌兰察布 | 菏泽 | 鄂州 | 克孜勒苏 | 河源 | 南充 | 喀什 | 安康 | 沧州 | 宿州 | 朔州 | 乐平 | 灌南 | 定安 | 海南 | 铜陵 | 定安 | 大连 | 海拉尔 | 忻州 | 盐城 | 五指山 | 迁安市 | 桓台 | 阳江 | 资阳 | 淮安 | 邹平 | 泰兴 | 楚雄 | 景德镇 | 余姚 | 无锡 | 庆阳 | 连云港 | 涿州 | 株洲 | 攀枝花 | 海宁 | 西双版纳 | 青海西宁 | 新余 | 仁寿 | 佛山 | 三门峡 | 新疆乌鲁木齐 | 鹤壁 | 铁岭 | 潮州 | 柳州 | 简阳 | 大理 | 玉林 | 咸阳 | 鄂州 | 仁寿 | 盘锦 | 佳木斯 | 白银 | 贵港 | 基隆 | 曲靖 | 新疆乌鲁木齐 | 燕郊 | 海丰 | 娄底 | 荆州 | 吉林长春 | 达州 | 莱芜 | 澄迈 | 黔南 | 大庆 | 驻马店 | 张家界 | 嘉峪关 | 金华 | 克拉玛依 | 南平 | 怒江 | 盐城 | 台北 | 盐城 | 广安 | 清远 | 亳州 | 安徽合肥 | 包头 | 文山 | 南阳 | 平凉 | 盘锦 | 济源 | 松原 | 六安 | 宁国 | 台湾台湾 | 南平 | 铁岭 | 娄底 | 珠海 | 三亚 | 钦州 | 云南昆明 | 漯河 | 湘西 | 绥化 | 三门峡 | 鹤岗 | 湘西 | 张掖 | 六盘水 | 明港 | 曲靖 | 燕郊 | 乳山 | 石嘴山 | 莱州 | 衡阳 | 巴彦淖尔市 | 玉林 | 德清 | 黔南 | 博尔塔拉 | 安顺 | 德州 | 渭南 | 玉环 | 白沙 | 东阳 | 潮州 | 中卫 | 天长 | 葫芦岛 | 铜川 | 孝感 | 黄冈 | 锦州 | 金华 | 丽水 | 公主岭 | 漯河 | 张家界 | 苍南 | 怒江 | 泗阳 | 酒泉 | 吉安 | 诸暨 | 常德 | 新沂 | 永新 | 台中 | 宜春 | 资阳 | 滨州 | 宜昌 | 陵水 | 项城 | 湖州 | 漳州 | 安庆 | 武威 | 南平 | 湖州 | 明港 | 大丰 | 改则 | 喀什 | 兴化 | 儋州 | 张家口 | 浙江杭州 | 黔东南 | 普洱 | 陇南 | 烟台 | 喀什 | 馆陶 | 安吉 | 杞县 | 滕州 | 仁寿 | 咸阳 | 陵水 | 涿州 | 邹城 | 新疆乌鲁木齐 | 吴忠 | 乌兰察布 | 甘南 | 湘西 | 仙桃 | 正定 | 宣城 | 宁波 | 果洛 | 贺州 | 莱州 | 营口 | 安顺 | 迁安市 | 吴忠 | 十堰 | 潜江 | 徐州 | 正定 | 德州 | 吴忠 | 牡丹江 | 淄博 | 海门 | 宁波 | 日照 | 燕郊 | 百色 | 朔州 | 改则 | 楚雄 | 丹阳 | 辽源 | 忻州 | 张掖 | 信阳 | 涿州 | 辽宁沈阳 | 沧州 | 东方 | 枣庄 | 绥化 | 台州 | 海西 | 丹东 | 海西 | 盘锦 | 盐城 | 晋城 | 灌南 | 永新 | 南安 | 赣州 | 泗阳 | 迁安市 | 唐山 | 佳木斯 | 迁安市 | 岳阳 | 桓台 | 东莞 | 珠海 | 泰州 | 天长 | 洛阳 | 吉林长春 | 揭阳 | 黄南 | 承德 | 娄底 | 赣州 | 澳门澳门 | 甘肃兰州 | 岳阳 | 金华 | 海南海口 | 无锡 | 滨州 | 嘉峪关 | 鸡西 | 阜新 | 莆田 | 建湖 | 乐平 | 库尔勒 | 赤峰 | 保定 | 绵阳 | 改则 | 江门 | 平顶山 | 伊春 | 桂林 | 内江 | 铁岭 | 秦皇岛 | 邹城 | 韶关 | 梧州 | 如东 | 垦利 | 黑龙江哈尔滨 | 白银 | 义乌 | 瓦房店 | 唐山 | 阿拉善盟 | 乌海 | 台山 | 揭阳 | 大兴安岭 | 张掖 | 周口 | 博尔塔拉 | 中卫 | 沛县 | 霍邱 | 灌云 | 燕郊 | 广汉 | 枣庄 | 黔西南 | 潮州 | 佛山 | 吐鲁番 | 九江 | 宜宾 | 商丘 | 赣州 | 醴陵 | 孝感 | 晋中 | 云浮 | 百色 | 常德 | 海安 | 巴中 | 济源 | 中山 | 仁怀 | 江西南昌 | 温岭 | 义乌 | 神农架 | 琼中 | 洛阳 | 临沧 | 莱州 | 曲靖 | 大连 | 海北 | 天水 | 晋江 | 泗阳 | 曲靖 | 任丘 | 安顺 | 乐平 | 云南昆明 | 大丰 | 来宾 | 衡水 | 锦州 | 台湾台湾 | 石狮 | 汉川 | 扬州 | 黄冈 | 本溪 | 象山 | 榆林 | 黑河 | 天长 | 辽宁沈阳 | 自贡 | 钦州 | 辽阳 | 鄂尔多斯 | 贺州 | 辽源 | 平顶山 | 台州 | 晋江 | 宜昌 | 仁怀 | 淮南 | 台山 | 黄石 | 娄底 | 曲靖 | 梅州 | 汉中 | 武安 | 沧州 | 安徽合肥 | 襄阳 | 芜湖 | 德清 | 枣庄 | 六安 | 三亚 | 公主岭 | 海北 | 阳泉 | 陵水 | 姜堰 | 宁国 | 宜宾 | 云浮 | 莱芜 | 建湖 | 白银 | 邯郸 | 汉中 | 广元 | 诸暨 | 云南昆明 | 枣阳 | 诸城 | 清徐 | 博尔塔拉 | 山西太原 | 张家口 | 苍南 | 灌云 | 来宾 | 临汾 | 诸暨 | 大连 | 娄底 | 丹东 | 延安 | 燕郊 | 莱州 | 新沂 | 邵阳 | 莆田 | 天门 | 昭通 | 聊城 | 大庆 | 嘉善 | 滕州 | 晋城 | 天门 | 绍兴 | 垦利 | 庆阳 | 湘西 | 七台河 | 和田 | 琼中 | 黔东南 | 澳门澳门 | 灵宝 | 泗洪 | 齐齐哈尔 | 牡丹江 | 淮北 | 惠东 | 日土 | 保定 | 晋中 | 仁寿 | 大庆 | 三沙 | 昆山 | 阿里 | 嘉兴 | 黄山 | 石狮 | 铜陵 | 咸宁 | 象山 | 邹城 | 来宾 | 安岳 | 晋中 | 五家渠 | 秦皇岛 | 北海 | 兴安盟 | 仁怀 | 泉州 | 邹城 | 清远 | 文昌 | 百色 | 台山 | 塔城 | 漯河 | 澄迈 | 日土 | 秦皇岛 | 甘肃兰州 | 灌南 | 益阳 | 百色 | 呼伦贝尔 | 绵阳 | 海西 | 吴忠 | 宜宾 | 海西 | 曲靖 | 迁安市 | 保山 | 涿州 | 沧州 | 吕梁 | 石嘴山 | 东营 | 秦皇岛 | 那曲 | 四川成都 | 淮北 | 中山 | 包头 | 周口 | 酒泉 | 迁安市 | 云南昆明 | 莒县 | 淮安 | 海南 | 溧阳 | 攀枝花 | 丹阳 | 曹县 | 濮阳 | 郴州 | 顺德 | 芜湖 | 文昌 | 咸宁 | 淄博 | 巢湖 | 宝鸡 | 诸城 | 涿州 | 项城 | 吴忠 | 鞍山 | 海拉尔 | 日喀则 |